emmmmm

【邱乔】敌友之间 13

乌龙D大仙

没啥好说的一章

注意:有叶橙


敌友之间

上一章 12


13


流云:@战斗格式 @战斗格式 @战斗格式

战斗格式:有事?

流云:你怎么还会打字?

战斗格式:我是受伤不是截肢。

鸾辂音尘: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流云: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和乔乔有一腿?

战斗格式:……乔乔?

流云:对,乔乔。有没有啊有没有啊?

战斗格式:没有。

流云:竟然没有?你真爱不是乔乔?

战斗格式:我真爱是你啊[微笑]

鸾辂音尘: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了笑吐了

流云:哎呦我去,你怎么这么恶心人?

战斗格式:是啊,这辈子只爱你只恶心你啊。

这一段截图被戴妍琦扩散到了微博上,刚刚消停了几天的微博又有了小范围的骚动。全明星之后的赛事火药味浓重,季后赛席位的争夺进入白热化,这一则小插曲来得突然,网民笑过之后,先批评起了戴妍琦的职业态度。

雷霆是季后赛队伍,但是队长肖时钦正和大部分黄金一代选手一样,在承受着年龄增长带来的负面影响。而且和张新杰喻文州不同,肖时钦个人赛和团队赛都是亲力亲为,个人的损耗更大。因此,业界普遍认为他很可能是黄金一代最早退出职业赛场的人。为了肖时钦,主攻手戴妍琦也绝对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嘻嘻哈哈想玩就玩,应该端正姿态,展现出下一任雷霆队长的风范。

微博发出不久后,戴妍琦又发了一条道歉微博,表示了一番勇闯季后赛的决心。看在她是妹子的份上,网民也没下重口,批评声渐渐被鼓励声盖了过去。



截图当然被保存了下来。

黑粉们捧着截图,瞪着键盘想了半天也没想好到底要去哪个人的微博底下闹事。

按理说还是应该找邱非。但是吧,这张图一发,冷笑话一说,不会起到圈粉效果吧?

那么去找乔一帆?不行啊,乔一帆全程隐身。最大的爆点不过是卢瀚文叫了几声乔乔。乔乔有什么好说的,乔一帆的粉丝群还各种乔宝宝乔兔兔乔亲亲呢,少见多怪。

只剩卢瀚文了。但是卢瀚文的出发点是帮吃瓜群众求真相啊,他是友军啊。

那……什么都不发?

不行不行,太浪费戴妍琦的爆料了。

黑粉们一时找不到最好的方法,只能结伴去邱非微博下面留了一些不痛不痒的黑话,比如“预测嘉世十连跪再出局”“邱队长假伤休假为哪般”“媒体面前装凶小卢面前装熊,邱队长不愧为联盟最可耻双面人”之类。



喻文州喝着咖啡,叫住了打算去食堂的卢瀚文:“你是在帮他吗?”

卢瀚文正闷头纠结着训练中的几个小失误,听喻文州这样问,一下没反应过来:“啊?”

喻文州笑:“邱非啊。”

卢瀚文哦了一声,笑道:“大概猜到他想干什么。队长你觉得呢?”

喻文州放下马克杯,抽纸巾擦手,唇边是柔和的笑容:“嘉世大概是想假戏真做,借这股东风好好的火一把。有些评论挺有道理的,嘉世的比赛没有了邱非,人气和心气的确都会大打折扣。”他站起来,夸道,“小卢观察力有进步啊,请你吃饭。”

卢瀚文眼睛亮了:“诶队长,那你说嘉世这样做是对是错呢?”

“舆论从来都没有对错之分。一部分舆论会成为阻力,另一部分会成为动力。”喻文州慢悠悠地走到其他电脑前面检查电源是否关闭,“一些人能跳出来,一些人会淹死在里面,还有一类人能够完全屏蔽舆论,不管怎样都可以往前迈进。所以,你不用问我,你比我懂邱队不是吗?你应该知道他是哪类人。”

他捡起一串钥匙,看起来是郑轩落下的。把钥匙放进口袋里,他走到门口,关灯。

“顺便一提,最后一类人迄今为止我只见过两个。”喻文州搭着卢瀚文的肩膀,关上训练室的门。

“谁?”

“叶修和韩文清。”喻文州瞥了一眼身边的卢瀚文,后者的肩膀在不知不觉间又宽厚了一些,他的手放上去,不能像以前那样半握住,而是手掌摊开,手心处触到的那部分肩膀平平整整,和黄少天的已没两样。

喻文州心里一叹。

时间啊。



几天后,嘉世对烟雨赛前,嘉世休息室。

闻理严肃:“队长你要好好照顾小飞机。”

邱非坐在窄沙发上:“知道。”

闻理严肃:“那我们出发了。你有什么想说的吗队长?”

邱非想了想,鼓励道:“不要被零封就好。”

闻理汪的一声就哭了:“队长你也太不相信我了!”

邱非摆手:“快去快去。”

闻理又严肃:“一定要好好照顾小飞机。要喂它喝水,摸摸头举高高什么的。”

“别废话了快滚吧。”

邱非弯下身子,抱起沙发脚边不断摇尾巴的小泰迪,揣在怀里,用行动证明他会照顾好它。

小飞机是嘉世集体养的一只狗。

小飞机的由来要追溯到赛季开始的那个月。闻理敲邱非的房门进行每天的汇报,顺便请示了一件比较特别的事。

“狗?”

“对啊。张叔平时太无聊了,有只小狗陪他也不错啊。还能看门呢!你说是吧队长?”

邱非觉得好笑。什么时候门卫养不养狗都要他批准了?张叔原本是夏仲天公司的门卫,资历老,就被派来守嘉世俱乐部的大门。张叔过年过节会从家里带些酱鸭腿红薯粿什么的给队员,日子长了,和他互送东西便成了队员的习惯。

不过这些年下来,老资历的张叔也年纪大了,精力有限,的确是需要一只狗来帮忙。

话是这么说了,当邱非看见那只缩在张叔怀里的巴掌大的棕色泰迪的时候,回过身就给闻理一个暴栗:“这就是你说的拿来看门的狗?你骗鬼呢你?”

“看门是副业!主业是卖萌啊队长!而且你看它,如果得到队长的疼爱它以后肯定超凶的!”闻理一本正经。

妈的听着怎么这么有道理!闻理得意起来,挺起胸膛一脸“求表扬求支持”。

邱非活活被气笑了,又敲了他一个暴栗。

小泰迪还是留了下来。那天下午训练完毕后嘉世上上下下在副队长闻理的带领下组团来门卫室参观,被萌一脸血后各自回去给小泰迪起名。名字呈给老板,老板挑了一个,邱非看了,叫小飞机。

什么鬼……这跟嘉世有半毛钱关系吗?

邱非真的连吐槽两个字都不知道怎么写了。

和邱非不一样,闻理瞬间就接受了这个名字。他网购了一大堆狗粮,隔三差五就“小飞机么么哒哥哥来啦”,刺溜一下跑到小狗那里求舔求握手求拥抱。

第二个月邱非看了看队员们的报销表,发现闻理买狗粮的钱竟然归到了俱乐部账目上。问过经理,才知道这是老板批准的。老板说小飞机吃多少狗粮就买多少狗粮,过几天再给造个五星级狗窝,一定要比霸图家的大黑的窝豪华;一切费用均可报销。

大黑是霸图门卫养了很多年的大狼狗,学名德国牧羊犬,有人的膝盖高,以吓哭幼年期卢瀚文而闻名。

至于“大黑”这个名字,听叶修说是韩文清取的。

邱非不禁感慨职业联盟里的人取名字的水准真够low的。另外,队里这些人每天消耗那么多零食为什么不给报销、狗粮却给报销?宿舍要交管理费、狗窝却不要交钱?……简直呵呵。

如今邱非受伤休战,闻理担心他一个人坐休息室太无聊,便把小飞机从门卫那里带出来,塞给邱非:“队长你无聊的时候可以玩一玩呀!”

“你把它当什么呢……”

“小飞机握个手!好的,哥哥充满战斗力啦!队长我走了,玩得开心!”

邱非无所谓猫派狗派,既然养了那就好好待它呗。这么想着,难得和小飞机独处的小队长左手撸了一把蓬松的狗毛,戴了手套的右手按遥控器,把声音调大。



经历了第十赛季的失败,被叶修科普为“拥有全联盟最屎的管理层”的烟雨战队第十一赛季依然没有开窍,战绩浮浮沉沉,最终还是停留在了第九名,神级角色风城烟雨和顶级角色林暗草惊也连带着黯淡了不少。好在本赛季开始,舒家姐妹爆发,加上管理层终于有点放权的意思,非洲难民楚云秀摇身一变,再度变成了那个全荣耀最残暴的地图炮,烟雨的战绩渐渐拔高,现在暂处第六名。

第六名和第十一名打架,第十一名还让了一个核心,真就像邱非说的那样,别被零封就好。

这一点闻理哪会不懂。

嘉世单挑能力强的全放在了个人赛,包括他,嘉世在个人赛上拿下两分。擂台赛就有点送分性质了,风城烟雨用百分之九十五的血量完成了一挑三。

休息室这边,邱非专注逗狗。闻理带小飞机来是正确的,因为邱非看完个人赛就觉得无聊了。很久没有在电视机上看自己队伍的比赛,他不习惯,也不喜欢。但是这是他考虑之后的决定,他答应过闻理,受伤期间他不会出现在比赛席上,更不会插手任何战术安排。

外面就是赛场,呐喊和欢呼声穿过墙壁,咚咚咚地敲着他的脑袋——好像和他在不在场没有区别。

说实在的,没有人规定过嘉世的一切只能由他来扛。他不是王杰希,战斗格式也不是王不留行。一直以来都是他太固执了,是他不相信队友。

从来没有人能单核夺冠。

这是事实。

不是道理,是事实。



邱非低下头,看小飞机嗷呜着咬他的鞋带,哭笑不得地用手背磨蹭它的脊背。其实小飞机这个名字还是有些道理的,泰迪这么几个月就长大了一些,额头的毛梳理一番后就是个小小的飞机头。

邱非想或许该带它去宠物店理个头发,反正这几天他闲,外卖是他取,狗也是他管。

一个多小时后,比赛程序走完,解说宣布比赛结束。

团队赛打了一个小时,出乎了很多人的意料。嘉世正常的人员配置是战斗法师、神枪手、气功师、牧师和术士,入替刺客或元素法师,现在少了队长邱非的战法,输出肯定大打折扣,于是副队长闻理当机立断,玩猥琐。

要知道以邱非的性格是绝对不玩猥琐的。除了叶修那厮,谁能把战斗法师这种一往无前的职业玩成猥琐军师呢?如今联盟里的三战法可是个顶个的正气凛然。

比赛开始时风城烟雨拿出了第一元素的霸气,一上来看地图炮开路。双神枪步调一致,速射暴射状态加成,乱射逼得术士无法吟唱,瞬间就贴近了敌方指挥官。

闻理二话不说飞枪遁走,角色速度点一直很高的他几下起落,巴雷特狙击瞬间开镜,行进间躲避过风城烟雨的远程法术,一个一百八十度回头,一枪打爆企图偷袭牧师的林暗草惊的眉心。

人们只见神枪手如蛇一般四处游走,他的身边刺客拱位,子弹接连不断地发射,每一枪都极精准地落在了最要命的地方。但是这些子弹绝大多数是普通攻击,除了小僵直就没有别的效果了。

话说这货腿上是装了轮子吗?哪有这样满场乱窜打黑枪的猥琐神枪手?周泽楷看了会不会羞愤地捂脸啊?

舒家姐妹飞枪拦截,闻理那ID闻枪的神枪手又做出了跌破眼镜的举动。

他的左手一松,把枪扔掉了……扔掉了……扔掉了……

闻枪的速度再次飙升,右手单枪连发,硬生生逃脱了敌方两人的追捕。他吸引了注意力,另一边可就是嘉世人数占优了,林暗草惊还吃了一记巴雷特,血量有限,风城烟雨再牛也不可能一下子就收拾了带着治疗的嘉世。

怎么办?耗呗。

谁不低头离开,转去支援本队,闻枪立刻回头,速射加暴射,原原本本还给莫敢回手。连接着闻枪和大部队的刺客猛然从角落跳起,夹击。

这尼玛还是嘉世主场,闻理自己挑的图,刺客简直藏得天衣无缝。

烟雨瞄准嘉世牧师,这边闻枪有人帮忙自然能空出手来,又是一发瞬镜巴雷特,砰地追枪到了谁不低头的后心。虽然没有爆头加成,但大招就是大招,僵直是不可避免的。术士趁机开启死亡之门,两边又陷入了大混战。

就这么你赶我我赶你,双方耗了快一个小时,最后靠着风城烟雨的一波爆发确定了胜局。

嘉世2比8大比分败北。



赛后的记者发布会,没等记者们出言讽刺面都没露的嘉世队长,邱非怀里揣着一只狗上来了。

他抱着小飞机镇定地走向空着的座位,路过闻理的时候瞥他一眼,鼓励性地拍了拍副队的肩膀,然后坐下。

小飞机依然在他怀里,黑色的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伸出舌头舔了舔邱非的手指。

记者们心态有点崩。队长缺席的第一场,嘉世如预计那样输掉了比赛。但是副队长闻理的一系列调度闪光点太多,以至于大家都忘了这是一支缺了主心骨的成军仅三年的队伍。

先从哪里问起呢?

要么先问一问狗是怎么回事?

发布会能带狗吗?

闻理接过邱非怀里的小飞机,欢快地介绍道:“大家好哇,这是我们嘉世的吉祥物,大名小邱非,小名小飞机!”

邱非默不作声地横了他一眼。

闻理立刻改口:“哈哈哈刚才我是开玩笑的,大名是飞机,小名是小飞机!”

你们特么搞什么飞机呢?

闻理你给我闭嘴!

“邱队对本场比赛有什么评价吗?”有记者试图拉回话题。

“很精彩。”邱非答。

“请再详细一点。”

“双方表现很好。楚云秀前辈无愧于本场MVP。我为我的队友们感到骄傲,他们敢于创新,勇于拼搏。这是一场非常精彩的比赛。”

邱队长,让你发言不是让你缩句扩句啊,不要这么敷衍好不好,来点干货怎么样?

“队长队长,我指挥得好不好?”闻理对着麦克风嚎叫。

邱非点头:“好。”

“鼓掌。”闻理带头鼓掌。小飞机汪汪了两声。

记者们只能不明所以地跟着鼓掌。

闻理接过话头,开始跑火车。他叽里呱啦地讲了一堆团队赛的战术思想,再把每个队友的调整和贡献说了个遍,总结了一下邱非不在导致的部分漏洞,赞美了一通邱非有多么多么重要,最后为烟雨送上赞歌,结语是“楚云秀姐姐越来越漂亮了大家不这么觉得吗”。

闻理说完,扭头问:“队长我说得好不好?”

邱非又点头:“结语很精辟。”

闻理惊奇:“队长我还以为你是苏沐橙派的。”

邱非沉默了两秒,答道:“我其实两边都站。”

闻理更加惊奇了:“你竟然是楚苏党?叶神怎么办?”

邱非还想答下去,下面的记者却受不了了。醒醒啊,你是邱非啊,从来不在记者会上多说话的邱非啊!两人一狗一起侃联盟财富是闹哪样!不要这么接地气好吗?



第二天嘉世又占了电竞报道不小的版面。自全明星以来,嘉世动不动就抢头版版面,大家多少感到不对劲,但又不好说什么。

撇开炒作不谈,这一期登载的内容确实挺有趣的,先是说明了一番前几日出现在微博上的截图,然后又配图发文《嘉世正队副队发布会上调侃烟雨队长》,接着登上了嘉世吉祥物小飞机的正面免冠两寸照片。

邱非怀抱小飞机的画面击中了不少女粉丝的心窝,被人形容为反差萌的邱非借此又拉了一波好感度。

一些媒体评价道,从一个星期左右的成果看来,嘉世借的这股东风无疑吹对了地方,公关取得了成功。另外,赛场上,副队长闻理带领下的嘉世推出了风格迥异且充满活力的新打法,让人期待起队长邱非回归后的嘉世。结论是,嘉世的季后赛希望远没有到破灭的程度。



风城烟雨:沐沐,哈哈哈哈哈,你家邱非是天才!

沐雨橙风:[微笑]我刚看见新闻。

风城烟雨:玩公关玩得贼6!比老叶强。他下场了还对我道歉来着,我就趁机玩了一下他们嘉世的小狗。

沐雨橙风:[口水]手感好吗?好萌好萌的!

风城烟雨:超软超听话!比老张他们家大黑好多了。

沐雨橙风:大黑太高壮了→_→

姑娘们的话题一下就跑偏到了狼狗与泰迪谁更好上面,两个人都支持泰迪,聊着没多大意思,于是楚云秀杀去职业群翻江倒海。

风城烟雨:[图片.jpg][害羞]从今天起我是嘉世的粉了,你们有什么想说的?@石不转

百花缭乱:你艾特张副的用意太明显了我告诉你。

风城烟雨:呵呵,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第一天到霸图,如果不是老韩拴着狗你打死都不敢进俱乐部。

百花缭乱:[怒][怒][怒]你放屁!

风城烟雨:[墨镜]老张告诉我的!

百花缭乱:卧槽卧槽卧槽@石不转

闻枪:[图片.jpg][图片.jpg][图片.jpg]昨天队长给飞机洗澡了~

风城烟雨:[爱心][爱心][爱心]

沐雨橙风:[爱心][爱心][爱心]

闻枪:今天队长带出去检查身体了,过会儿拍照发朋友圈,大家捧场啊!

百花缭乱:你留个邱非的微信,我好像没加过他。

石不转:从功能上看,大黑并没有输。

风城烟雨:都是借口。没有大黑也没人敢进你们霸图撒野。

夜雨声烦:卧槽哈哈哈哈大黑是不是吓哭瀚文的那只狗啊?哈哈哈的确功能性很强啊!

石不转:是的。



比赛后的第一天,通常是上午常规训练,下午复盘。复盘完毕后一般是饭点了,所以训练室很快走光,剩下乔一帆一个人整理资料。乔一帆埋头把复盘结束后的资料一一归入文件夹,工作细致又妥帖。

门被吱呀推开了,乔一帆回身望了一眼,发现是苏沐橙。

“快结束了吗?”苏沐橙凑过来。

“差不多了。”乔一帆笑道,把A4纸分门别类夹起来。

苏沐橙靠在电脑桌边,耐心地看着他一点一点地收拾。她认识乔一帆也有很久了,后者始终保持着初遇时的那份纯粹,他是如叶修所希望的那样真真正正爱着荣耀的,而且这份爱非常踏实,不会被外界的声音腐蚀。

至少在叶修对她说明邱非的情况之前,她是这样想的。

“小乔,你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吗?”苏沐橙问。

乔一帆眨眨眼睛:“想吃饭。饿了。”

苏沐橙扑哧笑起来:“好啊,收拾完就请你吃饭。”

她把笔筒挪回原位,问:“没有别的想要的吗?或者,想尝试的事?”

乔一帆停了下来,指尖轻轻按住文件夹。

苏沐橙略感后悔,因为这问题太过直白了。

但是她是队长,她不能像从前那样吃吃喝喝就混过一个赛季。她已经失败了一个赛季了,不能再让第十二赛季化作泡影。平心而论,苏沐橙能站在赛场上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所以她需要为兴欣培养一个新的领袖。

乔一帆,能做到吗?

心无旁骛,他能做到吗?



乔一帆看着渐渐关上的电脑屏幕,平静地侧过脸来,微笑着说:“想要冠军。”

苏沐橙突然就有些绷不住。

“不想谈个恋爱什么的吗?”她调侃道。

乔一帆摇头:“不。叶队不也是退役后才跟沐橙姐在一起的吗?”

“我们不一样。”苏沐橙想也不想就驳回。

乔一帆不解地歪了歪头:“不一样吗?”

“我们同队。而且认识很久了。”苏沐橙绞尽脑汁给答案。

乔一帆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等乔一帆整理完毕,两人锁了训练室的门,出去找了家经常光顾的米线店,解决晚饭。

等酸辣米线送上来,苏沐橙嗅着那惹人口水的香味,刚下了一筷子,脑子嗡的一响——等等,小乔刚才说了什么来着?“叶队不也是退役后才跟沐橙姐在一起的吗”?小乔同志你这个“不也是”用得很微妙啊!

米线啪嗒掉回了碗里。

难道打算退役了就和某人谈个恋爱?

苏沐橙震惊了。

不对,这里面有玄机!

对面的乔一帆正在调醋,被队长这一筷子吓了一跳,醋瓶子差点倒了。

苏沐橙死盯着乔一帆,一字一句地问:“你真的喜欢小邱?”




TBC

卡的一手好文

我猴喜欢喻队啊



评论
热度(258)

© 叶逢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