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赢了世界,却输给了国家

【好茶家族】英诞

假的长发

本来今天该写拖欠了很久的红色组的,但是因为今天是英诞,就在忙成狗的空隙临时写了篇好茶家族的小点心。

——————————————————————


因为今天是个特殊日子,上司难得给亚瑟放了一天假,并承诺这一整天的时间都是他自己的,不会有任何人以任何事由打扰他。但是到了该工作的时间,亚瑟仍西装革履准时出现在政府办公大厦里。


秘书小姐送来需要签字的文件时,奇怪的问他为什么不好好享受这一年只有一次的生日假期。亚瑟利落的在文件上签上漂亮的花体名字后,才掀起嘴角不甚明显的笑了笑:“多一岁或少一岁对于我来说几乎是无差的。所以也没必要为此庆祝,更没必要给自己的懒惰找一个借口。”


秘书小姐倾佩的看着自己兢兢业业的祖国,在离开前,用深情凝成的句子说道:“我们一定会越来越好的。”


亚瑟微笑点头,亘古不变的祖母绿嵌在那双冷傲的眸子里,在时间长河里潜行落寞却从不褪色。


“是的,我们会越来越好。”


秘书小姐离开后,亚瑟松了松箍的有点紧的领带,颇显颓废的倒在办公椅的后背上。他并非不在意这一岁的增长,只是无人与之共享难免寂寥,倒不如用工作来填充放松下来后反倒会茫然无措的心。不过他也并不是被世界遗忘了,一大早,阿尔弗雷德、弗朗西斯、路德维希、费力西安诺......的电话和短信就把他狂轰乱炸了一顿,必须收敛起平日里所有不屑掩饰的高傲态度,并礼貌的向友人们致谢的英国绅士内心早已疲惫不堪。然而,他真正期待的电话却并没有打进来。


桌上的电话突然叮铃铃响了起来,亚瑟立刻抓起听筒。


“先生,中国驻英大使馆发来贺电,并祝您工作顺心,生活愉快。”秘书小姐温柔的声音从电话里传递过来。


官方的来电隆重又正式,让人挑不出毛病,但是并不那么让人愉快,亚瑟知道这就是王耀的态度了,不会再有私人名义致来的祝贺了。想到这里,亚瑟心生浮躁的情绪,他重重将听筒放回原处。但是这边刚挂断电话,手机又在桌面上嗡嗡的震动起来。


亚瑟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脑袋里顿时闪过一个激灵。


“嘉龙?”


“是我。”电话那头声音低沉的青年回道。


亚瑟根本不用想就知道嘉龙这个时间给他打电话是为了什么,但是他还是决定装作不知道的问一问。


“突然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吗?”


王嘉龙却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说了一个与之毫无关联的话。


“今天,大哥来香港了。”


亚瑟愣了一下,随即又问道:


“你一定是躲着他给我打电话的吧?”


王嘉龙毫不迟疑地承认了。


“嗯,是。”


亚瑟忍不住轻笑一声,王耀的脾性大家都很明白,彼此间确实也没必要藏着掖着不承认。


“别让他发现了,否则他又会胡思乱想了。”


王嘉龙迟疑了一下,应该是有些羞涩的,但还是说出来了:


“唔。生日快乐。”


“谢谢。”亚瑟在自己都未意识到的情况下,声音轻快了许多。


王嘉龙又接着讲他那边的情况:


“濠镜也特意从澳门赶过来,我们现在KTV里。”


“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吗?”


“不是,昨天我跟大哥讲我身体不舒服,他今天就过来了。”


亚瑟微蹙了眉尖,问:“你怎么了?”


王嘉龙仍是声音平稳的回答:“我没事。只是想把大哥哄过来。”


“你骗不了他的。”


“是呀,他知道我是装病。”


“但他还是来香港了。”


“是。”


亚瑟叹了口气,王耀就是这么个人,在外面有多强势,在家人跟前就有多软弱,永远没骨气一样被吃得死死的。


“他也会唱歌吗?”


王嘉龙立刻肯定:“会,不过都是老歌,现在的流行歌一首都不会。”


“你们不会在KTV里听他唱茉莉花吧?”


“他唱过了,不过现在我们玩骰子,输了的人只能唱赢的人点的歌。”


“他跟你玩?”


“他跟濠镜玩。”


“那他输定了。”亚瑟摇摇头道。


“是呀,我跟濠镜讲好了,如果他输了就让他唱生日歌。”


“......”


亚瑟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心里就跟冒着气泡的汽水一样,翻滚着复杂的情绪。王嘉龙通过这种间接的方式向他传达来自王耀的祝福,但这祝福并非发自真心,而是靠作弊得来的,卑微的像施舍,大大折伤了他的自尊。但是他又确确实实想听到王耀对他唱生日歌,即使这是偷来的祝福,他也能从中获得温暖或是幸福一类的感受。


王嘉龙没在意他这边纠结的情绪,只按照自己的想法说道:


“你别挂电话,也别说话,等下我进练歌房后会打开扩音器,你就能听见他唱了。”


亚瑟没来得及做出决定,王嘉龙已经回房间了,亚瑟听见突然清晰的音乐声,带着略显嘈杂的回响,然后便是王耀那认真却依然没在调上的歌声:


“Happy birthday to you,

   

  Happy birthday to you。”


王耀的音色是好的,清润温柔,只或许是因为在两位弟弟跟前唱这样羞耻的歌有些放不开的缘故,紧绷的声线无法让他踩准音乐的节奏,调子也总是忽高忽低的怪异。但这并不妨碍亚瑟听的津津有味,他敢肯定伊万、阿尔弗雷德、弗朗西斯.....或许听王耀说过祝生日快乐的话,但他们一定都没听王耀唱生日歌。五千年的老狐狸到底也是在乎自己的面子的,要他拉下脸来给他认为的毛头国家们唱生日歌,他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


 “Happy birthday to you


  Happy birthday to ......Arthur。”


最后一个单词显然不在亚瑟的预期中,他的心因此狠狠地颤动了一下,但是他还未从突然空白里的脑袋里找到属于自己的意识,通话便被掐断了。


手机里短促的忙音像是敲打在心上的雨点,他缓缓放下手,看着显示出通话时长的屏幕发了会儿呆,确信手机不会再有来电后,他才摇头失笑,将视线从暗下来的屏幕上挪开。


老狐狸到底是老狐狸,王嘉龙的小动作根本瞒不过他。不过这样一来,这祝福也就不算是作弊得来的了。




评论
热度(528)

© 叶逢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