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赢了世界,却输给了国家

【王叶】宠妃驾到[一~三]

溢夏夏🌹就是吃王叶-天天写王叶-王叶霸屏

OOC,任性 @不完美的美 

纵横不想写了

但是想写宠妃修修。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没有大纲也不成文章

咳,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


大争之世,战国纷争不断。


各个国家伺机而动,大国谋强,小国谋存。


这个时候,新继位的离国王上竟然娶了嘉国被逐的将军,还封他做了夫人。


一时间,离国这位新立的夫人变成了举国上下关注的焦点。


朝中各个势力相继哗然。


他们或主张联姻他国,或主张荐选离国臣女,忽然冒出来的叶夫人似乎打乱了他们所有人的计划。


变成了众矢之的。


朝臣嚷嚷个没完,甚至在朝上死谏王上,请求王上废夫人,另选佳人。


稳坐于高位的王上神色冷淡,手臂一挥,沉声斥道:“都给我闭嘴。”


“看来立叶修为夫人,很多人不服。”


堂下众臣见有机可乘,纷纷喜出望外。


“既然如此,废叶修夫人位。”


“王上圣——”


“改立为后。”



二:


叶夫人,不,叶王后新册,宫中朝贺不断,叶后却只收贺礼,其余诸人闭门不见。


册后一月,宫中传闻叶后喜好骑射,在后宫苑内建起了靶场和马场,约了朝中几位年轻将领比武骑马。


又传闻叶后不习女工,反钻兵书,言语粗鲁,举止不堪。


再传闻叶后性淫,王上今日断断续续未上朝,都是他每夜纠缠不肯罢休,夜夜笙歌。


朝臣听闻,起初面色铁青,尔后面色羞红,唾骂叶后妖孽,离国大祸。


群臣起谏,言此人不可留,请王上早做决断。


王上仍旧端坐于高位,面色冷淡:“来人,请王后过来。”


站在最前头的相国和大将军听得仔细,王上分明还悄悄侧头去吩咐那个宦臣:“步撵上多垫几个鹅羽垫子,小心点扶着他。”


片刻,王后到,众人行礼参拜,王后目不斜视,脚步缓慢,步至殿上:“找我干嘛。”


一臣工怒:“王后见王而不行礼!实为不敬!”


叶王后懒洋洋撇了他一眼:“怎么个行礼才算尊敬啊?”


臣工言:“自然是先行叩跪后天揖礼。”


叶王后笑看他:“好吧,是我礼数不周,不如你再做一遍,我跟你学学。”


堂中哄笑一片,堂上的王轻咳两声:“你别跟他们闹,上来。”


“哦。”王后遂上殿,坐在了王的旁边。


王拍拍他的手:“近日屡有谏言,说王后诸多不是,寡人看了,也有点道理,”言即此叶修瞪了他一眼,“不过——”王拉长了音调。


“本王的后本是男儿,原又是让列国闻风丧胆的大将军,本王思索多时,夜不能寐,终想出一法,即日起,尊,王后为大将军,统领西营所有将领,为本王刀剑饮血,争夺天下。”



三:


叶将军册立三年,铁骑踏遍诸国,为离国夺取了大片肥沃土地,一时之间,离国一跃而据列国之首,雄踞一方,世人莫不敬畏。


然此时,叶后也册立了有三年了,宫中三年不闻婴儿啼哭,有些朝臣,又坐不住了。


这次不死谏了,也不扬言废后了。


他们给离王说媒去。


一说哪个哪个国的公主年轻貌美,一说哪个哪个朝臣的女儿正当妙龄。


庙堂之上,俨然变成了说亲大会。


离王依旧淡定:“不慌,请王后来一同相叙。”


堂下朝臣眼皮一跳。


就见刚打完胜仗归来的王后拖着更虚浮的步子慢慢前来,坐上高位:“找我干嘛。”


王曰:“讨论纳妃呢。”


王后眉眼淡淡一扫:“你的主意他们的主意?”


王笑:“他们的。”


王后干脆一闭眼,懒散地趴到王的肩头:“驳回。”


王点头,冲朝臣们道:“驳回。”




TBC




评论
热度(738)

© 叶逢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