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赢了世界,却输给了国家

【维勇】恋人被拐走了怎么办?(上)

好好学习去了的涡窝

写给姜子的生贺!!@木姜子 生日快乐!!!
一个奇怪的小脑洞算是小甜饼???
小学生文笔请不要嫌弃【哭
以及分为上下是因为…三次学习忙成狗了然而再不发生日就要过了…_(:_」∠)_


尤里·普利赛提觉得,这段时间里在莉莉娅的管教下他的脾气已经收敛了许多,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不然找不出一个更好的理由来解释,为什么他现在能够心平气和地坐在这个扰他美梦的罪魁祸首面前。
偏偏这个罪魁祸首现在脸上还没有一丝悔过的意思,依旧是挂着那张笑脸。
尤里攥紧了拳头,他感觉自己的手有些发痒,他觉得这张笑脸上应该添一些乌青才更合适。
“你最好给我一个理由。”
尤里翘起了腿,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坐姿,手指轻轻敲击着沙发扶手,他现在很不耐烦,任谁一清早被人用电话叫醒,心情注定不会太好。
维克托没有进行解释,他甚至什么都没说就在尤里诧异的目光下转身进了房,不过他很快就出来了,同时身后还跟着一个看起来约莫五六岁的孩子。
尤里看着跟在维克托身后的那个孩子,目光在二人之间来回打转,他少有的沉默了,又突然惊叫道,
“秃子,你居然背着猪排饭有私生子了?!!!”
维克托突然一个趔趄,险些栽倒。

“没想到尤里奥你的想象力这么丰富。”维克托想了想又补了一句,“以后少和克里斯学。”
说起来这真的不怪尤里,维克托身后跟着的孩子五官粗看的确与维克托有几分相似,也同样有着一头漂亮的银色长发和一双如同海洋一般湛蓝的双眼,这实在是像极了维克托青年时的造型。
虽然当尤里第一次见到维克托时他已经剪去了漂亮的长发,留下的是日益危险的发际线。
维克托有些无奈看着自己身后的这个孩子,转头道,

“这是我亲戚家的孩子,算是我的侄子,他妈妈今早突然把他带来,希望我能照顾他一天。”
“咳…你知道的,我不擅长做这个。”
言下之意已经很明显了。
“我拒绝。”
尤里立马回绝,语气中不带有一丝商量的余地,他哧了一声又幸灾乐祸道,“你可以让猪排饭带,反正他平时照顾你也和保姆没什么区别。”
“不。”维克托摇了摇头,“今天我们是要去约会的。”
说着他的嘴角勾起一个弧度,脸上洋溢着过分灿烂的笑,这又一次让沙发上的尤里的手感觉开始发痒,他猛地翻了个白眼,抓起一旁的包,从沙发上弹起冲向了大门。
有对象很了不起??
“嘭—”
用力的关门声在整个楼道里回响震动着,惊扰了恰好登上最后一节台阶的勇利。
勇利没想到会看到气势汹汹的尤里,一时间有些懵,他不知道为什么在此时此刻尤里会出现在这里。
“…早?”勇利半天还是只憋出了一句问好。
气氛突然变得尴尬了起来,因为尤里并没有接他的话而是盯着他看了一会儿。

勇利被尤里盯的心里有些发怵,他开始怀疑自己的脸上是不是沾上了什么东西。
突然间尤里似乎是想到了些什么,神情一变。从他的脸上能够很明显读出那是一种幸灾乐祸的神情。

他离开前留下了意味深长的一瞥以及一脸茫然的勇利。
勇利的内心有些小小的悲哀,难不成他已经年龄大到跟不上现在年轻人的想法了吗?
晃了晃头抛去这些胡思乱想,勇利按上了外墙上安置的门铃,深棕色的大门依旧紧合着。
门铃声响到第三次时,在勇利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打算和维克托发个消息时,门终于开了。
维克托见到来人后松了口气,一如既往的紧紧抱住了门外的勇利,这次他没有多抱一会儿或者是揩油。
他有些歉意的说道,“抱歉yuri,可能今天我们的计划要稍晚些进行了…”他停顿了一下声音更轻了些,“我这里有个小麻烦。”
维克托一手掀起遮盖在眼前的刘海,一手撑在腰间,让开了身让勇利能够看到他所指的小麻烦是什么。

勇利看见的是一个正对着他,此时正乖巧的坐在沙发的孩子,这孩子有着精致的五官和这一头漂亮的银发以及一双湛蓝色的眼睛。
维克托有些无奈地抓了抓头发,又如同之前一般解释了一遍这孩子的身份,却发现自己身旁的人并没有回应。
“yuri?”维克托又叫了一声。
勇利回过神来,但是他的目光还是停留在沙发上。
维克托以为他在担心这孩子,安慰道,“别担心,再给我点时间我很快就能找到人帮忙了。”
沙发上的孩子也同样从勇利进门时,目光就锁定在了他的身上,一大一小就这么远远的对视着。

他从沙发上跳了下来,绕过了自己的这位叔叔,停在了勇利的跟前,由于他现在还不够高,只得抬起来看向自己面前的陌生人。
“哥哥,抱。”
软儒的童声响起,孩子向着勇利伸出了双手示意要抱。
“卟咚”
勇利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什么戳中了一样。
维克托在一旁冷眼看着自己的恋人怀里撒娇要抱的侄子,而就在刚才这位小侄子还是对他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他突然觉得头有些疼了起来。
同时他的脑中一片警铃大作,他应该现在就让人把这孩子带走。

 tbc

评论
热度(355)
  1. 蜜蘋果涡窝 转载了此文字
  2. 沁绾岚戈涡窝 转载了此文字

© 叶逢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