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赢了世界,却输给了国家

【维勇】恋人被拐走了怎么办?(下)

好好学习去了的涡窝

终于把这个生贺补完啦!
小学生文笔和ooc能得到大家喜欢真是太感动了…
爱你们!!

维克托原本预想中美好的二人约会,现在却硬生生变成了三人行,更重要的一点是,自己的恋人现在关注的人还不是他。

勇利的俄语水平在维克托和尤里以及俄罗斯队的成员们帮助下,比起刚来俄罗斯的时候已经有了很大的长进。至少日常对话下还是不成问题的,所以他现在不用沦落到面对怀里的孩子无话可说的局面。

孩子对勇利眨了眨眼,浓密而细长的灰色睫毛如同蝴蝶扑扇一般,他先开了口道,“我叫安东,今年五岁了,哥哥你呢?”

杵在一旁的维克托插了一句,“安东,那你也可以叫我哥哥。”

小安东抓住了勇利的外套,转过头看向了维克托,看了几秒后摇了摇头道,

“不,叔叔。”

“你看起来比哥哥老多了。”

夹在叔侄二人中间的勇利嗅到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隐隐的火药味,为了防止僵持状态再一次上升,他赶紧打了个圆场,对着安东同样回道,

“我的名字是Yuri Katsuki,今年25岁了。”

说着空出的手握住了安东的小小的还有些肉肉的右手,微笑道 “你好啊,安东。”

安东看起来很高兴,他也同样回以勇利,这是他第一次和人正式的握手,所以他甚至都忘记了刚刚还在和自己的叔叔维克托的僵持。

总之,安东就这么粘上了勇利。
勇利的孩子缘一直好的离奇,这一点维克托深有感触,就像雅科夫新带的几个青年组选手只要一有空都喜欢粘着他。

虽然说安东并不沉,但抱久了勇利难免还是感觉到手臂有些微酸。
维克托察觉到了勇利脸上一闪而过有些为难的神情,对着怀里的坐的正舒服的安东道,
“安东,你自己可以下来走的。”

勇利摆了摆手示意无事,比起平时训练的消耗,现在这点算不上什么,最多只能称得上是一个甜蜜的负担。

然而怀里的安东却点了点头,小手轻轻拍了拍勇利的肩膀,示意他可以自己走。

勇利只得将他放下,当然他们两个还是走在了一起,只是从抱着走换成了牵着手走。

小安东拉着勇利的手走的飞快,即便他并不知道该往哪里走,勇利也只是随着他拉着自己,被甩在后面的维克托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一大一小,他突然有些苦恼,勇利这乐在其中的样子也是让他很为难啊。
他只能加快步伐跟上,免得这一大一小向着错误的方向越行越远。

维克托将安东安置在车内后排的座椅上,并给他系上了安全带,与其说是系不如换成绑在位子上更好。

维克托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拍了拍手道,“车上没有儿童安全座椅,所以你要乖一点哦。”

安东看着自己这位叔叔,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他只能眨巴着那双漂亮的湛蓝色眼睛望着勇利,眼里满满是对维克托粗暴行径的控诉。

当然这眼神没有被勇利看到,反而是被同样系完安全带的维克托捕捉到了,面对小侄子这样的眼神,维克托觉得自己需要做些什么了。

勇利正从右侧拉下安全带准备低下头扣上时,自己的右手腕被人一把握住然后被拉向了左侧,随之一个吻落在了他右手无名指的戒指上。

勇利抬起头看见的就是一张恨不得把得意和炫耀写满的脸,他被这般幼稚的维克托弄的有些无奈,心里油生出了一种想法,他现在就像是个保姆带着两个孩子。


他们这次出行的目的地是一家游乐园,带上了安东倒也不显得突兀,由于今天并不是休息日,游乐场里的客人并不多,但维克托和安东这两个相貌出挑一大一小的两个人还是引起了游客的注意,有些人甚至已经认出了这就是著名的花滑选手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和站在一旁的同样闻名的日本选手胜生勇利。

勇利来到圣彼得堡这一年里,已经逐渐习惯了同维克托一起被人围观。

他现在手里拿着一份游乐园的地图,俯下身询问着安东的想法,在陪伴着安东玩了几个项目后,正当他们前往下一个目的地时。

维克托突然停了下来看了一会儿后,指了指不远处,对勇利道,“yuri!我们去玩这个吧。”

勇利看向维克托所指的方向,那是过山车,恰巧这一班的过山车刚刚到达最高点此刻正在俯冲下来,远远就能听见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看着维克托略显兴奋与期待的表情,勇利不忍拒绝但他还是说了出来,“维克托…安东他不能上这个。”

维克托从来没有如此后悔,为什么今天没有把安东塞给尤里。

安东毕竟还是一个小孩子,在一天的玩闹后,当他们打算离去的时候,他的眼皮已经有些开始打架了。

维克托将车停入车库熄火后,打开后座的门时才发现安东已经靠着椅背安静地睡着了。

果然这孩子还是睡着比较讨人欢心。

维克托想着,动作尽可能轻的把安全带解开,免得把他吵醒,再将他从车库一路抱到了他的卧室内,给他盖上了被子后才离开。

维克托从卧室退出来时看到勇利正坐在沙发上抚摸着马卡钦的头。马卡钦见他来了欢快的奔来蹭了蹭他的小腿,维克托揉了揉马卡钦的头,又跨步走向了沙发。

他靠着勇利坐了下来,依靠着沙发柔软的靠垫瘫了下来。
突然间又直起身伸开双臂抱住了一旁的勇利,半张脸斜贴在勇利的肩部,鼻子还蹭着他的脖颈。
热气打在脖颈上弄的勇利觉得有些痒,
“维克托。”

维克托像是没听见一样继续维持着刚才的举动,勇利也放弃了,想蹭就让他蹭吧。

耳边传来了维克托有些闷闷的声音,“下次绝对,不会让小孩子出现在这里的。”

勇利突然有些想笑,原来他一直在纠结这些事吗?

勇利只得伸出手安抚性地揉了揉维克托的头发。

维克托依旧如同一个人形挂件一样抱着他,勇利想了想,开口道,
“维克托。”
“恩?”
维克托恩了一声示意自己在听。
“要不,我搬过来吧。”
…………
“维克托…?”
见维克托没有回应勇利又叫了他一声。

维克托抬起头,那双湛蓝色的眼睛如同在放光一般,“那今晚就搬来?”语气中是藏不住的兴奋。

勇利感觉自己的恋人有些着急过头了,他摇了摇头笑道,
“最早也要等到明天吧,你得给我些时间整理一下东西,我还要去办个手续。”
“那就明天了!”
维克托又一次紧紧抱住了勇利生怕他后悔,顺带快速亲了他一口揩了一波油。

勇利也不由自主地被维克托的好心情感染了,他同样抱紧了自己身前的人。

小剧场:
勇利搬来的第三天。
一大清早,连室外的鸟儿还没开始歌唱,他们家的门铃就被按响了。
维克托先醒了过来,他小心的起身怕将还在熟睡的勇利吵醒,一下床他就迅速套了件外套和裤子就跑去开门。
“早啊叔叔。”
门外是笑的一脸灿烂的安东,“哥哥在吗。”
“不在。”
维克托关上了门。

评论
热度(317)
  1. 蜜蘋果涡窝 转载了此文字
    超可愛的啊這篇文!!!跟五歲孩子吃醋什麼的www不愧是維三歲😂

© 叶逢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