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赢了世界,却输给了国家

[博晴]和草物语(现代ABO)3

音玉沧🍰

❤     1     2  

3

晴明吞下药粒,稳定自己的呼吸。最近他的发情来的越发频繁,用的药量也逐渐加大,晴明有些担心,如果哪天他的抑制剂不够了,他会怎么样?

如果被镇上的人发现他是个omega,这些看似纯良的镇民们会把他交给军队吗?

源博雅呢?他是个军人,他会将他圈养起来吗?还是“大公无私”地交给军方处理?

晴明甩了甩头,尽量让自己撇开这些想法。一切都会好起来,如果不行他就离开这座小镇,去一个谁都不认识他的地方。

像他刚来到这里一样,一切归零,重新开始。

但是那也不是长远之计,晴明能感受到抑制剂在逐渐失效。他的身体应该是对此产生了抵抗性,否则他怎么会像现在这样,毫无征兆地控制不住自己的信息素外溢?

若是到了抑制剂彻底失效的时候,那他将束手无策。

但他绝不会坐以待毙,他的命运必须由他自己决定——反正都因为抑制剂使用过多而折寿了,人生苦短,何不放手一搏?

额头贴上冰凉的玻璃,晴明侧身坐在只属于他的料理室里望着天边稀疏的流云。初夏的流云似乎还带着尚未走远的春天的气息,衣袂边缘泛着淡淡的粉色。晴明有些恍惚,那可能是朝霞的晕染,是他的错觉,并不是他所喜欢的樱花的色泽。

他的目光游走,倏地捕捉到一抹明亮的身影。他推开窗向外面扬声道:“博雅!”

正在晨练的源博雅听到有人在喊他,便停下脚步去寻声音的来源,四下张望,这才发现趴在窗边的晴明。

“你在晨跑吗?”晴明微微歪过头,含笑问道。“真早啊。”

清晨的风还带着昨夜未散去的寒气,阳光却已经是暖热的了。那些细碎的阳光落在晴明眼角眉梢,仿佛整个初夏都被他的笑意渲染,一切都变得耀眼炫目起来。

源博雅一时看呆了,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回答道:“习惯了……在军队每天都要晨跑,现在让我睡个懒觉我都不太习惯。”

晴明点点头,答道:“是个好习惯。”

源博雅朝屋里瞥了两眼,发现里面看起来是厨房模样,便问了几句。晴明回答说这里就是他平时制作和菓子的小厨房,源博雅表现出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晴明见他两眼放光的孩子样,便笑说:“要进来看看吗?”

“可以吗!”源博雅有些激动地问道。他还是第一次可以亲眼看到和菓子的制作。

晴明点头。如果放到以前,他一定不会让陌生人进到他的私人空间里,尤其是藏有他抑制剂的地方,一个不小心就可能败露,他不会这么不警惕。但面对源博雅,晴明永远不知道该如何树立警惕心。明明只要把他当作和以前遇到的“其他人”一样就可以了,但正是这一点,晴明做不到。他自己也说不上来为什么,但下意识里就是认为源博雅是个好人,给他的信任也就比“其他人”要多得多。

“该说真不愧是晴明吗……连厨房这种地方都收拾得这么干净利索啊。”源博雅观察着这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厨房。除了料理台上摆放着和菓子的材料之外,其他地方都十分整洁,就连墙壁瓷砖上都没有一丁点污渍,其主人爱干净的程度可想而知。

“不收拾得干净一点,我会静不下心。”晴明回应道。他还围着围裙呢,刚刚上涌的信息素来得突然,他都没来得及把衣服换掉。本来只是想和源博雅打声招呼的,谁知他看到源博雅那双写满了“好奇”二字的霞色双眼竟然没忍住将他邀请了进来。有那么一瞬间的后悔,但看着源博雅满足得像个小孩子似的笑容,他觉得也没关系了。

“反正只是一下下,刚刚我也用清新剂压制过屋里的味道了。”晴明摩挲着手中的篦想,“他虽然鼻子灵了点,但毕竟是个beta,没关系的。”

晴明本就生得一双白皙纤细的手,静止不动时就已经够赏心悦目了,现下握着竹篦给手中的和菓子刻纹,指尖在淡粉和青绿之间跃动,恍若善舞的蝶。他垂眸不语,薄唇微抿,似乎是集中了全部的注意力在他手中的和菓子上。这是专职者的认真,源博雅站在一旁,几乎不敢出声打扰。

待晴明放下手中的竹篦和点心,直了直腰,源博雅这才也跟着直起腰来,长舒了一口气,好像刚刚认真做点心的是他似的。晴明见他这样,轻声笑了出来。

“怎么了?”晴明问。

源博雅摇摇头道:“没有。”说罢顿了顿,捧起晴明的手仔细端详,动作轻得像是捧起了一块宝贵的玉石。“晴明你的手怎么长得这么好看?”

晴明有些难为情地将手缩了回来,他长这么大,从来没有人夸过他哪里好看,更不用说会像这样仔细观察他的手了。“你是不是看什么都好看?什么都夸。”

源博雅直视着晴明的眼睛扬声道:“没有!是因为晴明的手确实很好看!”

晴明被他耿直的话语一击命中,愣了半天也没消化掉他的话。见晴明呆住,源博雅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这才将晴明拉回神。晴明剜了他一眼,指着门让他出去,源博雅乖乖出去了,但他知道晴明这不是生气,他很清楚地察觉到了晴明眼波中暗暗含着的笑意。

临走前源博雅也不忘夸晴明几句:“晴明的手艺很好,手也很漂亮。还有……”他顿了顿,将刚刚拉过晴明手的那只手放到鼻子底下深嗅手上的气息,笑道,“你的薄荷香水,我非常喜欢。”

晴明闻言一愣,回过神来时源博雅已经离开了,似乎还顺走了一只夏牡丹。晴明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了,没想到还是没能瞒得住他的鼻子。他上辈子是豹子吧?不论是嗅觉还是动作都灵敏的不行。

晴明有些懊恼自己的大意,但事已至此,也只能让源博雅继续以为这是香水的味道了。所幸他还是做了一些措施来压抑这股味道的。

源博雅两口吃完他顺来的夏牡丹,有些意犹未尽地舔了舔手指。舔一下不要紧,这一舔差点把他舔出毛病来——源博雅突然抑制不住自己的信息素外溢和体内翻滚的情欲了。

他赶忙屏住呼吸调节信息素,以防万一闹出什么事情来。此时他还没走远,距离晴明的店不过百步之遥。虽说源博雅想着尽快抑制住这突如其来的发情,但事实上他是不太担心的,一来他在军队里接受过这方面的训练,二来这里的人都是beta,就算他一个alpha散发出信息素的味道,也不会和谁引起共鸣,来一场不分你我的性|爱的。

不过要是被晴明闻见了就不好了,说不定他会跑过来看看情况,被晴明看到他抑制不住信息素的糗态可不是他想要的结果。源博雅心里一紧,抑制着信息素的同时还不忘加快脚步离开。

最近都没按时注射alpha抑制剂,情潮来得毫无征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回去除了要注射抑制剂,还应该好好反省自己了。源博雅想着咂了咂嘴,回味着刚刚吞下肚的和菓子的味道——似乎还夹杂了晴明的淡淡的薄荷香。

晴明并不知道百步之外的源博雅发生了什么,他正盯着自己的手发呆。刚刚源博雅的一番话让他有些失神——不单单是他再次提到了他信息素的味道这件事,更多的是源博雅夸他的手好看。

被人夸奖是这样一件令人欣喜的事情吗?他以前怎么没发现?晴明这样反问自己,还没自己得到结论就开始暗暗笑自己幼稚。他长舒了一口气,打算去关上窗户继续他的工作,不料却在窗边嗅到了一股浓郁的橙香。

他略微蹙了下眉,下一个瞬间瞳孔便骤然紧缩。他慌忙关上窗户,屏住呼吸跑去翻找柜子里的药瓶。他脚下的每一步都像是踩在了棉花上,找不到着力点,一个不注意就可能倒在地上起不来。来不及去接水,晴明翻出抑制剂就往嘴里塞,硬生生吞了下去。本以为吞了两三粒就已经没问题了,没想到再次深呼吸嗅到那股房间里残余的橙香还是会抑制不住身体里潜藏的本性。

这很危险。晴明警告自己,咬紧牙关又取出三粒药片直接吞下。抑制剂的药片十分苦涩,一般不就着水他都能直接吐出来,但现在情况紧急,他也没空管它是苦是甜了。再者,那股诱人的橙香让他整个人都不对劲了,根本尝不出口腔中的苦味。

能让他变成这幅模样的原因只有一个。

晴明微微颤抖着蹲下来,抱住自己的膝盖。

这个小镇里有一个alpha,一个和他百分百相容的alpha。


博雅你再傻下去不仅会损失一个老婆还会损失一个儿子我跟你说。


骗更!

评论
热度(340)

© 叶逢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