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赢了世界,却输给了国家

(王乔)从良【上】

半纸虚言:


老干部王杰希x老司机乔一帆
没错!我帆哥就是那个酷的像风,野的像狗的少年(//∇//)
不良高中生组(唐昊 孙翔 刘小别 乔一帆)




午夜十二点,这座静谧城市的背后隐藏着人类初始的欲望和压力疯狂的宣泄。夜场里炸裂耳朵的摇滚乐也掩盖不了人们热情高涨的叫喊声。
这是一个充满欲望的都市。

乔一帆随手抓过酒瓶仰起头就往嘴里灌,和平时在学校的乖乖男的样子截然相反。

“我今天捡到钱了。”孙翔突然凑过来,在嘈杂声中大声叫道。

乔一帆笑着搭茬:“法律规定,捡到钱是要还的。”

“就捡了一块钱,还屁!”孙翔没好气道。

刘小别一边在摇滚乐的伴奏中摇摆一边乐道:“你不能这么说,有首歌怎么唱来着?”

他想了片刻,就唱起来:“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块钱,把它交到警察叔叔手里边,叔叔......”

“叔叔给你一巴掌!”孙翔毫不客气的打断,“我不和你吹,先不提那歌是一分钱还是一块钱,但是不管是哪个,你还是连警察局的门槛都碰不到。”

说着说着,几个人都没心没肺的爆笑。

唐昊没好气的说:“你们无不无聊?”

孙翔瞪过去:“无聊你别笑啊!”

“切。”

“帆哥有看上的吗?”刘小别搭着乔一帆肩问道。

“我都行的啊。”乔一帆一边不动声色躲开肩上的手一边笑眯眯道。

孙翔满不在乎道:“那玩游戏呗,反正这店也是唐昊他家开的。”

“靠,谁玩?”唐昊已经备好了扑克。

“别搭上其他人了,就咱几个。”

刘小别起哄:“怼帆哥!”

“赞同!怼帆哥!”

乔一帆无奈:“别呀,你们这是搞学霸歧视啊。”

“哈哈哈哈,我帆哥还怕咱搞歧视啊。”刘小别已经开始摆弄扑克了。

乔一帆面带微笑:“of course not.”

“学霸就是不一样,一口一个洋屁。”唐昊说话从来不过大脑,话从口出基本上除了孙翔也没人会较真。

“那还是谁抽到鬼牌谁输?”

“嗯哼~”

“刘小别你别骚了,赶紧你先上。”

刘小别渡劫成功,一脸得瑟。

第二局乔一帆在他们怂恿下抽牌去了,成功抽到了那个三分之一。

“看到厕所那边绿衣服的那个没?帆哥拿下他!”刘小别摩拳擦掌,一副恨不得替他上一样。

“厕所这也太重口了吧。”

“日天你说什么混话?”

乔一帆不理他们,从容的走过去,那位绿衣服先生明显注意到了他,可能是喝了酒的缘故,乔一帆脸上看起来有丝丝缕缕的醉意。

“hey,Can you help me?”

绿衣服先生客气回复:“sure.”

乔一帆无害的眨了眨眼睛:“可以稍微过来一点吗?”

绿衣服先生明显愣了一下,但还是稍微靠近了他一点,乔一帆很是自然的直接搂住他的脖子,吻了上去。

他舔舐着这位绿衣服先生的嘴唇,一点一点企图打开着,一直安静的绿衣服先生像是突然觉醒似的,由被动到主动,仅仅只在一瞬间。他用舌尖毫不费力的撬开乔一帆牙关,往更深的地方探寻着。

直到两个人都气喘吁吁,一吻才算结束。

然后绿衣服先生提麻袋似的把乔一帆提走了。

嗯,提的。

三位小伙伴们都看呆了。

唐昊膛目结舌:“他......他们这是去开房了?这进展神速了啊喂!”

孙翔唉声叹息:“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啊……“

只有刘小别最正常:“别废话了好吗?赶紧跟上去,我们帆哥清白要不保了!”


事实证明,他们真的想太多了。

唐昊懵逼了:“这气氛怎么不大对劲呢?”

孙翔:“他们在说啥?”

“闭嘴看戏!”刘小别压低嗓子斥喝道。

此时此刻,乔一帆一副乖乖受教的样子听这位绿衣服先生训话。

“你还是个高中生吧?”

点头。

“你父母知道你来这儿吗?”

沉默。

“作业写好吗?”

点头。

“你看你年纪轻轻这么不修边幅,裤子上开了那么多口子,膝盖都露出来了,不给缝缝你也给自己重买一条好吗?”

Excuse me?我这是破洞裤好吗?

天知道乔一帆有多委屈,本来是打算撩人的,结果反而被人撩了,撩完了这人还当没事人似的把自己训了一通。

“这不是适合你呆的地方,快回去吧,别让父母担心。”

说完,绿衣服先生打算走了。

“小哥哥,你......你误会了!”乔一帆一把拉住他手臂。

开玩笑,便宜都占了,乔一帆怎么可能就这样甘心放过他。

“我是被学校那群插科打诨的学生给拉过来的,其实我成绩还蛮好的。”乔一帆十分乖巧。“还有刚才真是抱歉,我是被他们推过去的......”说话声越说越低,一脸沮丧,好像真是这么一回事儿似的。
绿衣服先生信了他的邪,安抚了几句。乔一帆一脸感激,“可以借一下小哥哥的手机吗?我打个电话让人接我回家。”他狐狸尾巴总算露出来了。
绿衣服先生犹豫片刻,递给乔一帆手机,乔一帆打给自己已经静音的手机。

自然是无人接听的。

“呀,打不通,我还是自己回去吧。”

绿衣服先生建议他打的回去,摆摆手走了。

确定看不到他背影后,乔一帆看着手机里的未接号码,笑靥如花。


“我靠,可以啊你,拿到手机号了?”刘小别难以置信,“看之前那架势我还以为他会以强吻的罪名把你扔局子里呢。”

乔一帆勾了勾嘴角,狡黠的眯起眼睛,看起来挺像只卖乖的猫,“我要追他。”

“啥?”刘小别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要追他。”

“我靠,你认真的?”

“认真的。”

刘小别瞪大眼睛,朝一边的唐昊孙翔夸张跑去:“不得了了,我帆哥要放下屠刀了!”

“......”

几个人笑笑闹闹就各自回去了。

刘小别和乔一帆顺路,走在了一起。

“帆哥!”刘小别突然惊觉,“那人号码你给我看下!”

“怎么啦?”乔一帆莫名递给他看,没料到刘小别仰天喊了句“我靠”。

“这人是我堂哥!难怪当时在厕所那边看了那么眼熟,还好他没发现我,不然我就完蛋了!”

“那太好了!”乔一帆倒是乐了,“你堂哥名字、年龄等等,快报上来。”

刘小别瞥了他一眼,“有没有点人情味啊,我还没从惊恐中恢复过来呢。”

乔一帆嘿嘿傻笑两声:“作业你要不要?”

刘小别顿时一脸正经:“帆哥你是我爸爸!你问我啥我就说啥。”

从刘小别口中只得知这位绿衣服先生叫作王杰希,二十四岁,刚毕业不久。

乔一帆为了装早起早睡的乖孩子,很心机的决定今天先加上人家,明晚正式开始撩。

乔一帆的微信名一看就是懒人专用,“Mr Qiao”

他原本以为王杰希的昵称应该是中规中矩一类,一看还是个女洋名“Jessica”,奇怪的是并不突兀,倒是和王杰希名字挺搭的。

总之发完好友申请,他就不管不顾的睡了。


刚到学校,就被班主任请去谈话,内容大致围绕在少和唐昊孙翔刘小别玩,马上高考了诸如此类。

乔一帆极度诚恳的点头说好,班主任欣慰极了,就让走了。

走出办公室,就看见唐昊孙翔刘小别在门外候着。四个人面面相觑,顿时爆笑。

虚心指教,死不悔改。

说的就是乔一帆。



到教室时,第一节课才刚刚开始。屁股还没碰到椅子,前面的妹子就扭过头问:“学委,老班找你做甚啊?”

乔一帆笑笑,指指妹子身后。妹子意会,扭回头看见物理老师在他身后,立刻端正姿势默不作声。

从乔一帆的角度,看见她耳根子都红了,头埋的几乎贴着桌子。

“某些人不想学趴桌上睡觉也行,不要打扰人家学习。”很显然,物理老师并不想就这么放过她。

乔一帆看见妹子后背明显颤了一下,他微微叹气,举手:“老师,你误会了,我上节课没怎么听懂,问她借笔记来着。”

物理老师顿时没话讲了,只好让乔一帆不懂的直接问他,之后就继续上课。

小插曲就算这么过去了。

一下课,那妹子又扭过头:“谢了,学委。”

乔一帆笑笑,说:“没事。”

这妹子热心肠惯了,一向心直口快,某种意义上乔一帆还是很喜欢这种人的。

他们太好懂了。


下午课上,乔一帆就一直在底下刷手机,意料之外是王杰希很快就同意了好友申请。点开头像,翻了翻他的朋友圈,画风清奇宛如一堆妖艳贱货中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

他忍住自己想去撩骚的欲望。

毕竟他现在的剧本是上课认真听讲回家认真作业的乖孩子。

回到家,乔一帆才和王杰希打招呼。

—小哥哥你好!我是昨天晚上的高中生。

—昨晚谢谢啦。

半天过去了,无人回复,乔一帆厚着脸皮继续装可怜。

—小哥哥还在夜店吗QAQ

王杰希终于回复了。

—在家备考。

—小哥哥原来是学生啊

王杰希发了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

—我是考驾照

—那要加油呀!

—谢谢。

乔一帆无话可说,心想这人真不会聊天,但转念一想,他们不过仅仅一面之缘,况且是自己在追人家呢,王杰希的态度才是合情合理的。

于是,他准备刷会儿手机睡觉,明天再继续努力一把。

十几分钟后,他发现忘了和王杰希道声“晚安”,字刚打好,刚准备发送,王杰希一条消息就发过来了。

—裤子买了吗?

乔一帆手一抖、一松,手机直接砸到脸上,怪疼的。

我那是破洞裤啊小哥哥!

他揉揉脸,抑制住内心想要吐槽的冲动,继续装起懵懂少年。

—没呢>_<明天买了穿给你看啊

又过了几分钟,王杰希回复了。

—乖。

乔一帆顿时乐开花,接着又觉得自己应该要矜持一点。

于是决定今天就到此为止。

—小哥哥,我睡觉啦,晚安!

也不管王杰希回不回复,手机直接开启飞行模式,倒在床上就睡了。


刚好周末,乔一帆一大早就把唐昊孙翔刘小别三位通宵打lol的小伙伴拉出来溜溜。

三位小伙伴们苦不堪言,可又禁不住乔一帆全科作业的诱惑。

“我靠,我天亮才睡觉,现在才九点半啊哥哥!”

唐昊黑着眼圈道:“我感觉我就像受到黄世仁迫害的喜儿。”

半晌,孙翔冷不丁问道:“那杨白劳是谁?”

唐昊转头就毫不客气给了孙翔一个毛栗子。

“靠,傻逼日天想打架啊?”

“没,手滑了一下。”

“呸,你当我脑残啊。”

刘小别很适时的转移话题:“帆哥找我们干啥?”

乔一帆认真道:“去买裤子,不要破洞的。”

孙翔义愤填膺:“破洞裤才是走在潮流前线的时尚单品好吗?”

刘小别凉凉道:“现在走在潮流界前线的是破洞裤里头穿黑网袜,也没见你穿啊?”

唐昊一脸缺乏睡眠的不开心:“你想怎样?你难不成只有破洞裤吗?”

“原来是有的,自从我学了滑板后,全被摔成破洞的了。”乔一帆苦恼极了,“可是小哥哥不喜欢破洞裤,而且运动裤也不好看。就要邻家小哥那种风格的吧。”

三人立即作呕吐状。

闹完才想起问小哥哥是谁。

刘小别冷漠:“前天夜店厕所那边看见的绿衣服。”

“哦。”

他们倒是不怎么关心乔一帆的恋爱近况,在他们眼里,乔一帆早就达到那种“只有我不想撩,没有我撩不到的”的超神状态了。

反正不出一个月,王杰希肯定丢盔卸甲,被乔一帆迷得晕头转向。


————————————————

本来想一发完来着······

中途全部被一时手贱全部剪切掉,虽然重新搞了一发但还是很难受,感觉味道变掉了QAQ

 


评论
热度(121)

© 叶逢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