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mmmm

忍字心头一把刀 (一期三日)

爱咖啡的猫

感谢小伙伴 @Настя 的脑洞,这篇的设定是:

1)一期喜欢美人,花心,嗯,都是原主的错

2)失忆了,但性格和失忆前一样(恶劣),伪装是需要嗯,都是原主的错

3)认定自己有个长发的妻子,反正对方还没来本丸,所以各种勾搭,嗯,都是原主的错

确实是一期三,请不要跟我纠结这个。

脑洞的来源。。。ID=54928767(侵删)


=========================================


习惯性的要往右边转弯的时候,自己也不知为何的转向了另一侧,然后见到了出人意料的画面。

应该无人使用的房间,开了道缝的门口有菸味冒出来,所以好奇的上去看了一眼----昏暗的室内,有人黑白相间的运动衫挣脱了袖子披在背上,斜靠着两根修长的手指夹着烟,一点火光几乎烧到尽头。

“一期一振。。。君。”面对一个大写的懒散,饶是老人家的淡定也忍不住绊了下舌头。特别是就在不久前与畑当番的几位在走廊上碰到时,对方还一边问他有没有见到这人,一边自顾自的找好了解释:啊,那个勤勤恳恳、兢兢业业、不善拒绝的三好青年,一定又是被谁喊去跑腿了吧。

“三日月殿”,被人撞破,那双金色的眼瞳跳了一下,然后思索似的凝住了。就在三日月想他是不是愣神了的时候,那人缓缓勾起一个眼熟的温润笑容,“麻烦您对弟弟们保密了。”食指娴熟的点了点,弹掉烟灰,毫无悔改思过之意。

那双蜜色流淌的眼里一丝忧虑也无,笃定了似的,叫三日月微微不爽的眯起眼,“只需要对弟弟们?”

“那其他人也拜托了。”连道一声诚意可嘉的资格都欠奉,一期一振掐灭烟头,把衬得人越发青葱水嫩的拉链衫拎下来抖了抖,穿到身上,“下次会给您带乌梅糕做谢礼的。”

三日月抬袖掩口,往边上退了一步,“爷爷我可不喜欢酸的东西呢。”

“是吗”,一期一振走出来,阳光下又是个礼仪端正的教育模范,“我会注意的。”他挥挥衣袖不带一片云彩的走了,留下本丸老人额头青筋冒出来欢快的跳了两跳,什么失忆后变老实了,这人前人后的德性,跟以前一样一样的。

被戳破了伪装,一期一振反而肆无忌惮起来。三日月第二次在那间极易被人忽略过去的小窄间找到他时,那人色彩艳丽的小披风和绶带丢在一边,工整到刻板的外套也随意丢弃,领带不见了,浅灰色的衬衫开了三颗扣子,背靠着墙两条腿散漫的伸着,还撇的挺开。

要不是裤子穿得挺好,他还以为是捉奸在床了呢。三日月眼睛往地上一瞟,红艳艳的编织绳落在脚边。。。说不定还真是。

“三日月殿。”半阖着眼小憩的人抬眸,一副‘又是你啊’的表情,随着他的目光向前面看去,手背半遮着打了个小呵欠,顺路啧了一声,“明石殿也真是丢三落四呢。”

呵呵,腰带都解了这种‘其实我们只是凑一起偷了个懒’的语气算什么。

“您说出去也是没什么好处的”,一期一振伸手拉开边上的立柜,从里面拿出一小盒东西,“我倒是刚才还想着,您再不来的话,弟弟们的点心份额又要超出了呢。但是三天两头的拿去给别人家的短刀也不好,伤脑筋啊。”

难道反而是我得心虚不成,三日月淡淡的一挑眉,接过那盒大概可能被称为贿赂的东西,一看上头印花,“万树南枝?”哄人的手段倒是一如既往的好。

(注:出自‘万树寒无色,南枝独有花’)

“此番际遇来之不易,自当珍惜。”一期一振脸都不红一下的,真让人怀疑平时那个动不动害羞的青年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替身。呵呵,早该想到,他们被召唤至这本丸,具现肉身,简直是太便宜这个曾经上到刀剑下到茶具的付丧神全搭话过的家伙了。

三日月很想给这张欺诈的脸上盖上个‘色’字大戳,然而一期一振的形象经营的相当到位,如他所说,揭出来也讨不得什么好,指不定人家还是你情我愿的,平白得罪人的事老人家才懒得干。

后来不仅有和果子点心,还有酒,“次郎殿宿醉得厉害,叫他哥哥头疼得紧,不会介意我帮他减轻些负担的”,三日月刚露出点你是不是把弟弟的零花钱都吞了的神色,为他斟酒的一期一振就浅笑着来了这么一句。

三日月端起酒杯,还没呷一口,先皱眉。“怎么,不和您的口味?”一期一振问。“不”,三日月一饮而尽,“记得告诉堀川有人的被子该洗了。”

一期一振耸肩笑了笑,“您可真是。。。我不过是把手放在他肩膀上,切国殿就跑走了呢,明明是十分值得欣赏的美貌”,似乎毫不介意被尊为最美之刃的人近在眼前,水色头发的青年拄着下巴歪头,“那双纯净的眼睛是如何绿的这般好看的呢,真想知道。”

“还以为你是喜好更为华丽的色系呢。”三日月不动声色的瞟过对方身上水蓝橙红,有白有紫,又黑又金的五六七八种颜色,莫非这人是终于忍不住想开染坊了?

“哈哈哈,瞧您说的,鲜艳明亮的颜色是不坏,不过这一身是受前主人的影响吧,已经不太记得了。。。现在我倒是觉得生机勃勃的颜色很不错。”没有带白手套的人将空余的手掌五指张开尽力伸展,再一根一根的握紧,轮流划出的弧度宛如一支舞蹈,“像这样,第一次拥有真实的‘生命’的感觉,让人觉得亲切极了。”

“照你这样说,膝丸君的发色不是更符合。”三日月斜了那还略带沉迷的人一眼。

“唔,夏季山岗满青葱,春时绿色应尚薄,确实是很美的颜色。”一期一振托在下巴上的手指弹了弹,很诚恳的道,“可是我对比我大很多的人没兴趣啊。”

那你当初是怎么把老人家我吃的渣也不剩的?你、言而无信,你怎么能这样做刀??三日月一口点心噎胸口半天上不去下不来,眼里都被哽出了点水色。

“我大概是有个妻子的。”又有一次失忆的付丧神半眯着眼回忆,开口就把他吓一跳。

“本丸除了审神者可没有女性”,应该说刀剑的付丧神里就没有不带把儿的,三日月回过神来,声音有些凉飕飕的提醒。

“嗯,也不一定是女人吧”,一期一振想了想,“不过肯定是个很漂亮的人,是长头发,不喜欢扎着,全都披在身后,晚上睡觉的时候会跟我的缠到一起。。。究竟是怎样的呢,真想见到他啊。”

“。。。跟我说这个做什么。”三日月一想起来就头皮发疼,想起生平唯一几次毫无形象的龇牙咧嘴,忍不住别过脸去,“三之丸里没人跟你说起过吗?去查资料的话也多少能知道点吧。”

“那些啊,我倒是没什么兴趣,说到底从别人那里得到的,也只是别人眼中的东西。”一期一振托起绯色的酒盏,往倒影中看了许久,才将那无色的清液倒入喉中。



“哦呀,国永啊,难得你会来帮忙呢,我可真是感动。”三日月对着出现在菜地里一只羽毛耸拉的鹤惊讶的说,今天应该是一期一振和他当值,但是看鹤丸手拿工具的样子。。。

“别提了”,忿忿地抽绳子把袖口绑好的鹤丸恶声恶气的说,他怎么知道不晓得多久前设在隐瞒处,因为太隐秘自己都忘了的陷阱居然被人踩中,而踩中的人还不知补救的顶着一身五颜六色走到食堂来。。。啊啊啊这个呆子!说好的注意形象呢!害的他被审神者训得超惨,“还‘这周的当番都归你了’,至于这样吗?”

“这样啊。。。”三日月沉思了片刻,施施然把手里农具收起来,“那就拜托你咯。”

“喂?三日月?”“哈哈哈,不是都归你了吗?”“。。。喂!”


“果然又在这里啊。”三日月合上门,“你真的不担心暴露吗?”

水色头发的付丧神抬头,似乎刚刚沐浴过,透明的水珠不断从那头清爽的发丝中沁出,沿着贴在侧脸的弧线汇聚到下巴尖。湿透的头发比平时长,半遮住眼睛,让那两丸金色在阴影中闪动。

嘴里正叼着烟,两根手指夹着,此刻也没有放下的意思,另一只手中的打火机凑上,在掌心间映出一轮橘黄色的跳动的光。胳膊上也是水,顺着抬起的动作向下滑,没入堆积在臂弯的棉袍里。他吐出一口雾气,看它轻飘飘的向上升去,就着半咬烟嘴的架势有些含糊的说,“只要三日月殿保密就行。”

三日月看着那点火光在他指尖闪烁,明明只是微亮,却刺眼的要命,“今天怎么又抽烟了?”不知是因为第一次被他撞见就有这关系,还是一期一振也就是偶尔破例一回。

“啊。。。”一期一振扯了扯领口,大概是湿嗒嗒的贴着叫他难受,结果小半胸膛都漏了出来,又吐了口烟雾,“昨晚,做梦了。”

“什么梦?”三日月有些皱眉的问。

“秀吉大人,还有一个女人。”一期一振毫无迟疑的说了出来,“还有一个刚出生的孩子,虽然看不见秀吉大人的脸,他是那么高兴,我也感到无比的愉快。。。但是醒来,后面的事都不记得了,为什么我会忘掉这样宝贵的事呢,好像都是一场空。”

“。。。”可不就是一场空吗,那孩子还没长到你我的刀长,就死了。

一期一振猛地吸了两口,烟灰一下子长出一截,“算了。。。不提这事了,奇怪的很。”他伸手从老地方拿出一只凝着水汽的杯子,“酸奶,上面淋着些叫树莓的东西,前田买的。。。要吃吗?”

一层鲜艳的红,三日月皱起眉,“我说过不喜欢吃酸的东西。”一期一振估计是忘了这茬了,“啊、抱歉。”那手尴尬的悬在半空,想了想只好收回。。。被捉住了。

三日月把他指间的烟揪出来丢掉,“不过,不给些贿赂的话,爷爷我管不住嘴也说不定呢。”

-----------------完整版微博 (戳)---------------------


“不许吻我。”三日月懒洋洋的伸手,堵住凑过来的嘴唇,“把烟戒了再说。”

要管教的地方还多呢,不过这次,他有时间慢慢来。

======================================

噫我是太久没写一期三日了么整个一大写的OOC,还有再把锅推到原主头上的话爷爷踹断你的那条腿(tei三声)哦 →_→ 反正你原主嫖东嫖西也生不出来

说实在的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写这个名字。


评论
热度(150)
  1. 叶逢沐爱咖啡的猫 转载了此文字
    爱咖啡的猫

© 叶逢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