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赢了世界,却输给了国家

【好茶】小王子(下)

相见欢

※英皇室小王子x黑手党“小公主(?)”,两个宝宝的无脑傻白甜,继续随手乱敲,国家地点纯借用、与三次元无关,有些很奇怪的梗,总之别太深究了就好,单纯写给自己看着玩

※仍然没怎么检查,十分没想到你们也这么喜欢两个团子,于是时隔多年又一次爆了手速,全文加起来将近1w3,全程痴汉笑,前文戳我,结尾略仓促、所以还有没有后文……大家就自由心证吧,比哈特






小王子


20.

带孩子这事委实是件技术活,因此饶是路德维希对此“经验丰富”,可也时不时总是会被些突发状况搞昏头,而这会更是连哄带猜又外加了各种投食、才勉强搞懂这俩金贵的小祖宗之所以眼泪汪汪的缘由——然后他就觉得自己的胃好像更疼了。

一边一手抓了过王耀试图谆谆教诲:“耀,听着、那些故事里也不全是骗人的,但是、呃,我们的王子殿下年纪还太小了,所以有些事他还不能做——你知道的,教父也不会允许你超过十点睡觉,你也不能在没有任何人陪同的情况下出门,对吧?”

另一只手又揽过了更金贵的小王子殿下,努力表现的更加和蔼可亲一些:“这位、王子殿下?虽然我们不是什么好人,但也没坏到那种程度,您大可不必如此紧张,我会找一个合适的机会送您回到您父母的身边——只不过不是现在、现在外面还很乱,希望您可以谅解?”

 

21.

只是没想到最后打破沉默的是又一阵从小肚皮里发出的叽里咕噜的声音——路德维希一时之间并没法判断出到底来自于哪只,可还是十分保父的又朝着两个孩子推了推餐盘。

王耀是率先止住了眼泪的那个,抽着鼻子抓着小点心那副不服气的样子十分生动形象的在诠释着什么叫做“要把痛苦溺死在食物当中”;亚瑟则忐忑得多,看起来一方面确实饿了、另一方面又在犹豫着是不是不应该随便吃陌生人给的东西——路德维希为此都要扶额了,深刻的觉得这要是换了他家小公主在外面被人“劫走”,没准都会被人毒死好几个来回了。

可然后他就见自家的小公主像是吃到了一半才突然想起他费尽心机抢来的小王子还没吃,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直接把嘴里刚咬了两口的小点心怼到了亚瑟嘴边上:“你也吃呀!”

 

22.

而路德维希又在看着那金贵的小王子愣了一下、紧接着突然涨红了脸,又犹豫还挣扎了好一会,才十分小心翼翼的在王耀怼过去、还带着他的口水和牙印的小点心上咬了一小口之后,终于后知后觉的发现了——这是不是有哪里不太对?

 

23.

不过往好了想,路德维希觉得他们的“谈判”应该算是成功了,这两位可能是真的把他说的话听了进去,当然更大的可能是屈服于了扁扁的肚子和好吃的小点心——但那都不重要,至少已经不再哭了、还好好的吃了些东西就比什么都强。

可这仍然并不表示他的内心的弹幕就能平静下来——都说了他一个男孩子、就不能别再给他讲那些王子公主的童话了吗?他都快七岁了,让他自己睡吧好吗?还有这投喂的方式也不太对吧?都说了好好教他啊、这么容易就会去亲近一个陌生人是不是不太好啊?

再说了——难道我长得就那么凶神恶煞?像是个会杀人的绑架犯?虽然我确实是家族的成员没错,但我们家族也是有相应的行为准则的好吗?还不至于去撕票一个这么大丁点的孩子吧?所以这位王子殿下、您平时过的都是什么日子啊?

 

24.

可这些、路德维希也不能说——所以他只能是沉默的看着两个小东西终于乖乖的塞了满嘴的食物、活像两只兔子一样闷头嚼嚼嚼了老半天,才又终于叹出了一口长气:

“快吃吧,吃完了我带你们去个地方,这里……不太方便。”

 

25.

这当然是罗慕卢斯的意思——路德维希借着出去叫人给两个小东西弄吃的的机会联系了一下他的教父、并简单汇报了一下现在的情况。

而显然“他们的小公主居然能在那么混乱的场面里准确无误还十分迅速的把人家小王子毫发无损的抢了出来”这个事实让老教父都有些不敢相信——你说说这小子怎么就突然这么稳准狠了?这要是说他不是早有预谋、谁信啊?

路德维希对此同样存疑,但毕竟这事已经发生了,再怎么追究其原因也不如想办法处理好后续——王耀这可不是随便抢了个小猫小狗回来,这是人家皇室的王子啊,就算瓦尔加斯阁下在当地甚至国内都拥有着相当大的势力范围,这个国际纠纷他也承担不起。

罗慕卢斯当然也十分清楚这些一旦和官方搅合在一起就不得不面对的麻烦事,于是干脆大手一挥、直接把这小王子也划给了路德维希照顾:“也别急着回来了,你们现在在哪?市区内那个保育院呢?带他们两个一起过去避避风头,晚上我再通知警方过去接人。”

 

26.

“市区内那个保育院”是罗慕卢斯名下一个私人的救助中心,其中收留了很多无家可归的孩子——当然也是另一个意义上的“储备干部培训基地”。

不过毕竟那地方明面上还是个正经的慈善机构,所以罗慕卢斯会想到把小王子藏在那里也无可厚非、而且解释起来也还更方便,至于为什么要等到晚上再通知警方,那当然是因为——“这么快就把人找着了、还给麻利的送回去了?我说人不是我绑架的、你信吗?”

 

27.

王耀显然对他们就要“转移阵地”这件事并没什么不满,或者说这孩子在吃饱喝足之后对任何事的包容度都提高了很多,连刚刚还在委屈的“你们大人都只会骗小孩”也跟着被抛在了脑后,反而好像还十分精力过剩的又去撩起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突然又开始变得安安静静一言不发的亚瑟:“你、那什么,你也别不开心啦,路德哥哥说了会送你回去的……”

低垂着金色脑袋瓜的小王子好像只在听到这句时微微的抬了抬头,一对漂亮的绿眼睛里还闪着些亮晶晶的水光、满眼都是可怜巴巴的信任与期待,好看的就像是罗慕卢斯曾经送给过王耀的一对玻璃水晶——这也让王耀绞着手指头又开始结巴:“呃,我们、罗慕说了……我们家、家族的人,说到就会做到,就算是马菲亚、也要有……有、有、对了,有格调!”

可却没想到,他这话音才落,对面刚止住眼泪没多久的亚瑟瞬间就又蓄起了满眼眶的泪花——妈妈妈妈妈妈、我好像遇到了比绑匪和杀人犯还要更可怕的人物啊!

 

28.

但显然之前一次没忍住的眼泪已经让亚瑟对此感到十分懊恼了,所以这次他硬是又给自己打了半天气才勉勉强强的把满眼眶的委屈憋了回去,一边还努力的稳着自己的声音、试图让自己听起来不那么软弱又胆怯:

“马、马菲亚……那、那你们……你们不会、不会把我,丢到海里……喂鲨鱼,或者、或者切掉手指吧?”

 

29.

只是这话还没等王耀回答,路德维希就已经先绝望的翻了个白眼——所以就说了,这个小王子到底是怎么长大的?难道这孩子对于外界社会和世界的认知就全部来自于那些根本没一毛钱能信的爆米花电影?亏他在此之前竟然曾经真的很认真的以为,比起他家小公主、这位小王子应该还算是比较有常识的——可现在看来,果然是他想多了。

而路德维希这一身无言以对的无力感与疲惫感又在王耀叽叽喳喳的张了嘴之后又攀上了新的高峰——“怎么会呢?我们才不会做那么没、对,没格调的事情呢!我们、我们可是行侠仗义、替天行道、要劫富济贫的、英雄!”

 

30.

路德维希: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居然不知道、原来你们平时都是这么教他的。

 

31.

却不想本来还在担忧着自己会不会被毫无预兆的就卸下条胳膊或者大腿的亚瑟在听到王耀这等惊世骇俗的发言之后竟然突然迷之兴奋了起来,还一脸掩饰不住的、眼巴巴的看向了王耀:“那个、失礼了——我、我可以请问一下吗?”

王耀也是被亚瑟突然变得崇敬的目光看得飘飘然了起来,当即就是一挺小胸脯、相当豪迈且还不给自己留后路的甩下了一句:“想问什么?你随便问吧!”

于是他就见眼前的小王子十分憧憬的盯了他好半天,然后又结巴了半天才终于问出声来:“你们、你们会像,就是,会像、现代的罗宾汉一样吗?”

 

32.

“就是、你们,你们白天的时候……就像普通人,也会做着、很普通的工作,但是到了夜晚,就会化身成为保护弱小、惩罚罪犯的侠盗?”

“我是说,那你们也有很多、改造过的,那种、秘密武器吗?就像是、像是蝙蝠侠?那、那你们也很有钱吗?也有很多漂亮的跑车?你们也会在酒吧或者巷尾留下暗号?就只有你们能看懂的那种?然后、你们也会去惩罚那些坏人,把他们的钱分给需要帮助的好人吗?”

“还有……你、你是亚裔吗?你难道、是中国人?哦我的——对不起我太失礼了,我、我的意思是,那你也一定会很厉害的中国功夫了是吗?你也能一个人单挑十几个吗?上帝啊、天呐——啊、那你的数学也一定很好!你、你用——对、筷子,你用筷子吗?”

王耀显然也是被突然兴奋的亚瑟问了个一脸茫然,越到后来就越发懵逼起来,于是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善解人意的小王子感受到了他的无辜还泫然欲泣,对方一边也嗫嚅着慢慢的放低了声音和语速:“就是、但是即使是英雄,可你们也仍然会有一个,因为身份地位不同、所以无法在一起的恋人吗?你也会——想带她远走高飞吗?”

 

33.

可是已经沉浸在自己脑补出的一场既热血中二又狗血缠绵的大戏中的亚瑟哪里会知道,其实王耀现在满脑子就只剩下了两个问号——妈妈他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

 

34.

但是妈妈也说了,自己答应人的事情就要说到做到——所以王耀再怎么无辜又茫然,也还是很努力的试图从他那容量并不大的小脑袋瓜里、结结巴巴的找出亚瑟想要的答案:

“我……我还在上课、并没有在工作,路德哥哥和罗慕在做什么我也不知道、但是他们好像每天都很闲的样子,我也……我也没见过、他们是怎么,劫富济贫的……”

“呃……秘密武器是什么?你是指会给我上课的家庭教师的戒尺吗?那个打起手板来是真的超疼的……不过罗慕到底有没有钱我也不知道,应该还挺穷的吧,因为路德哥哥好像从来都没换过车,而且我们家好像也没有跑车、啊,我哥哥倒是有很多模型来着——”

“至于暗号、我不知道,我没有去过酒吧、也几乎没有单独出过门,我猜也许他们是有暗号的吧,但是我看不懂……事实上我连意大利语都还没学好,英语也一样,所以如果我会留下什么暗号,那也应该是中文——虽然我会写的中文也不多……”

“是的、罗慕说我的爸爸妈妈都是中国人,所以我也是,我、我学过一点功夫……但是直到现在还只能打木人桩,我连路德哥哥一个人都打不过、所以更不可能单挑十几个人——对了还有数学、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你们都认为我的数学会很好,我是说、数学简直太难了,完全搞不懂,用筷子也一样……就、我想,大概、我可能、是个假的中国人……”

 

35.

说到这的时候王耀终于说不下去了,且十分切身的体会到了也就不到一个钟头前亚瑟的感受——完了完了、他好像要哭了,我应该再说点什么吗?我要怎么办?天呐妈妈、救命!

所以王耀也没想到这种茫然的恐慌居然让他一个不留神就跑起了满嘴的火车:“恋人、对……恋人,我现在还、还没有一个恋人,但是——身份、地位不同,要、远走高飞什么的……我、我,我没、我——可我、可我把你抢来了啊……”

 

36.

路德维希:等等……公主?劳驾、你给我等等?是不是有哪里不对?

 

37.

但不管路德维希的内心是多么的槽多无口,此时也不得不首先关注起其中最重要的一个了:“等等?耀……你说什么?真是你、你把他抢来的?你……你故意的?”

王耀面对着亚瑟可怜巴巴的一对绿眼睛自己也早就快憋不住要哭出来了,这会面对着路德维希更是一肚子的委屈还无辜:“就……电视上说、说有个王子会来,我就、我就想看看,看看他长什么样——那么多人、我怕他,怕他被别人欺负,才带他、来找你的,我——”

 

38.

听着他家小公主委委屈屈的控诉了半天终于还是没忍住“哇——”的一声又开始掉起了眼泪,路德维希也真是觉得自己的胃瞬间也再一次跟着拧成了一团。

所以说——你是先看到了人家小王子会随行出访的消息,之后才来找我、说要出门看欢迎仪式?你根本就是冲着他去的?然后又在那场骚乱发生时因为“害怕他被人欺负”才干脆把人家王子“抢”了出来?可要是没有骚乱呢?你难道还打算明抢?真以为你是罗宾汉吗?

捋清了这等前因后果的路德维希甚至都不知道该无奈好、还是该自豪好了——这可真是他们瓦尔加斯家的孩子啊,要么怎么就在犯罪这条道路上如此的计划周密还无师自通呢?

 

39.

不过好在亚瑟大概是总算被王耀噼里啪啦的眼泪砸出了些条件反射的绅士精神,这会也顾不上自己的委屈了,一边怯生生的摸出了自己的小手帕、试探着凑过去给这就快哭成了小花猫的小姑娘——哎不对,是小男孩——擦了擦眼泪,一边还绞尽脑汁的试图安慰对方:

“你、你别哭了——我、我没害怕,真的、不、不害怕,也……也没人欺负我,你们、你们都是好人,谢……谢谢你,好吗?所以,别哭了呀……”

王耀也是第一次被一个同龄人这样小心翼翼的安抚到了,皱着张小脸、抽抽噎噎的吸着鼻子,仿佛相当的不可置信:“真、真的吗……你爸爸、就是国王陛下,不会要砍我的头吧?”

 

40.

亚瑟显然也是被王耀一句话就问住了,一时间想说的太多了但是好像又不知道从哪句开始比较好——就比如说父亲他连只鸡都不敢杀,更何况是人了;又比如说父亲也并不是国王啊;毕竟他的梦想是成为当代的福尔摩斯。

但这些好像说起来都不太合适,所以亚瑟犹豫了一下,还是挑了句最保险的:“父亲他、他人很好的,所以如果、如果你想,想去看看我们的城堡,我可以拜托他、邀请你来做客……”

 

41.

亚瑟剩下的话全是被王耀的一声尖叫和一个熊抱打断的,他甚至直接就被这突然兴奋的小男孩撞翻在了汽车后座上,还没等爬起来就又被这莽莽撞撞的小小罗宾汉“吧唧”一口、结结实实的亲在了嘴唇上:“天呐——真的吗?你真好!我简直——爱死你了!”

 

42.

驾驶室里的路德维希则是差点一脚油门当了刹车踩,毕竟后视镜里的场面实在是有够一言难尽——他家刚刚非礼了人家小王子的小公主正兴奋的快要在车厢里飞起来,可人家可怜的小王子却整个人都呆愣愣且又一次眼泪汪汪着、好像要烧熟了。

以至于路德维希一边痛心疾首着——“所以都说了,教母大人您能不能别一天到晚的教他跟人家表示喜欢就要亲亲啊,您看看把人家小王子都欺负成什么样了”;一边还在选择性装瞎——“虽然教了他被人非礼就要揍回去、但是好像并没教过他不要随便非礼别人啊”。

 

43.

而此时的亚瑟:妈妈,虽然他是个男孩子,但是他刚刚亲了我还说了他爱我,而且他说他想住在城堡里,我也觉得他比那些公主们都可爱多了,所以,我能娶他吗?

 

44.

只是王耀这会还不知道自己梦想中的生活已经悄然的向他开了条门缝,还正叽叽喳喳的围着红着脸也红着眼睛的小王子问这问那:“我真的可以去吗?你的爸爸妈妈会不会很严厉啊?他们凶吗?我也要穿那种蓬蓬的裙子才行吗?你会叫马车来接我吗?”

俨然已经把这小小的罗宾汉当成了未婚“妻”人选的小王子也终于咳了两声压住了自己烧红的脸,一边更加小心的柔声安慰起了王耀:“真的、你别怕,父亲有很多朋友,他会喜欢你的,母亲也是,他们一点也不凶——呃,除非是我犯错或者被家庭教师告状的时候……”

“你、你穿、要穿裙子吗?应该会、会很好看的,但是、但是你是男孩子呀,男孩子就、要穿燕尾服的,不过如果你愿意跟我跳舞的话,我、我可以,我一定会好好练习的……可是马车、我不知道,我没有自己的马车,如果你想要的话,我、我可以拜托父亲——”

 

45.

但听着王耀又一次雀跃的尖叫出声且试图再一次抱住人家小王子非礼的路德维希此时已经无语凝噎了:教父啊,你闺女好像已经把自己嫁出去了,还是嫁入皇室了呢。

 

46.

毕竟小孩子们的友谊发展起来总是格外的迅速且神奇,所以等到罗慕卢斯踩着降临的暮色、带着一行五六辆加长的黑色房车浩浩荡荡的停在了保育院门外,又被院长毕恭毕敬的请了进去之后,他是怎么也没想到会见着他闺女会是这副德行的——

后院里的王耀正站在一只吱呀作响的破旧木箱子上,身后围着七八个举着木棍当长枪的孩子,面前则是被“关在”一圈纸盒子砌起的“城堡”中、身上还套这件皱皱巴巴明显过长的连衣裙的粗眉毛金发小男孩:“哦,玛丽安,我亲爱的爱人,等着我——请一定等着我,等我推翻了国王的暴政,解救了广大无辜又善良的人民,我一定会回来、回来娶你!”

然后罗慕卢斯就见那安安静静的小男孩居然真的红了脸,抓着他闺女的手指都有些颤颤巍巍的发抖、连带着声音也跟着奶声奶气的哽咽了:“我、我,我会的,我等你——”

 

47.

一脸懵逼的罗慕卢斯:哎?这什么?什么剧情?罗密欧与朱丽叶?

生无可恋的路德维希:不是、是罗宾汉与玛丽安。

 

48.

只可惜“玛丽安”并没能等到他的罗宾汉给他一个“盛大的婚礼”,就被迫提前见到了罗宾汉的爹,这当爹的倒并非看上去就凶神恶煞、可却让亚瑟有种小动物一样的直觉——这男人看上去好像有点不好太喜欢他,感觉自己像是被老狼盯上的可怜兔子。

他弱弱的抖了抖,一边下意识的抓紧了身边王耀的手指头,可却见那男人马上又皱了皱眉,好像是努力的深吸了口气、才费了好大劲一样给他露出了一个狰狞的笑容:“哎呀、王子殿下,您可让我们好找啊,幸亏您一切平安,快跟我走吧,您的父亲母亲还在等着您呢!”

 

49.

比起亚瑟还要首先抗议的是王耀,跟爹一向任性惯了的小小罗宾汉一秒原形毕露、光速切回了小公主模式,抱着爹的大腿就开始撒娇耍赖:“罗慕罗慕、亚蒂说要邀请我去他的城堡呢,我能不能跟你们一起去啊,亚蒂说他的爸爸妈妈会喜欢我的,我可乖了,真的!”

奈何他爹现在正处于一个“我闺女还没到十岁呢怎么就被猪给拱了?哪怕是皇室血统的猪也不行啊”的迷之愤怒状态中,加上此等关乎到了官方、皇室又及国际影响等等诸多麻烦的情况,罗慕卢斯委实是不愿意把王耀这么个不丁点还不懂事的孩子牵扯进来,所以也只好狠着心掰开了王耀的小手,难得一本正经的教育起小孩子来:

“耀,听我说,你想去王子殿下家里做客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他和你那些小朋友不一样,他和我们都不一样,所以你至少得让他先回家和家里人打声招呼,对吗?”

 

50.

这话说的当然有道理,所以不管是亚瑟还是王耀都被老奸巨猾的教父给唬了过去,于是罗慕卢斯一边吩咐着抓紧时间给小王子洗漱更衣、一边又了警方准备接人,只不过眼角余光还是瞧见两个小家伙躲在那座纸盒子砌起的城堡边上又鬼鬼祟祟的互相交换了什么。

他瓦尔加斯阁下虽然年纪不小了可眼神一直不错——哎呦这小王子出手这是大方,塞给他闺女的那条小坠子上恐怕是块上乘的祖母绿啊,诶、但王耀手里那是什么,白白的?也不大,难道是汉白玉?可他什么时候有过汉白玉的珠子了?

 

51.

而路德维希既然作为罗慕卢斯最忠心的左膀右臂之一,教父一个眼神都足够他读懂对方的疑惑,可这会仍然免不了又有些哭笑不得起来:那什么,耀下午,刚换了颗乳牙。

 

52.

罗慕卢斯:奸商啊,一颗牙?换一颗祖母绿?你真是厉害了、我的小公主。

 

53.

再怎么依依不舍,告别也总是必然的,路德维希得了罗慕卢斯的吩咐、并不会跟着教父一起去与警方碰头,而是被指派着带王耀先行回家,但看着这两个他带了才不到一天的小家伙磨磨蹭蹭了好久还不想撒手分开的可怜样、他也着实是有些心软了:“他们很快就会知道,您骗了他们,他们很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再见了。”

罗慕卢斯这会正靠在车门上抽烟,好半天才从鼻子里哼了口气、接着又慢慢的吐出了个烟圈:“小孩子嘛,就是这一点比较可爱,他们很快就会忘了的。”

路德维希有些失笑,却也不难理解罗慕卢斯的考量,只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带了一下午孩子还有些心思柔软,就又接着问了一句:“如果他们没忘呢?您打算怎么办?”

罗慕卢斯先是啧了啧嘴,想想反倒又笑了:“还能怎么办?顺其自然咯,我说阿西,你急什么啊?再怎么着,那也是十几二十年后的事啦,时间长着呢,到时候再说。”

 

54.

但事实是,让教父自己都感到困惑还不可置信的是,这个十几二十年居然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当然了,到那时,那就又是另外的一个故事了。





FIN?



评论
热度(318)

© 叶逢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