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mmmm

粤少说,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阿蓝

粤少说,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跟布丁之前那个京爷的脑洞是相关的233333 @PUD_苏灯 

 

1

  粤少是第一个知道他们耀哥和王濠镜在一起了的人。

  (被迫)作为情感树洞的粤少,从某次找王濠镜喝酒兼谈心顺带坐实了某些猜想以后,他想继续做旁观者也不好任由这俩冷战,只好悄悄推一把。

  当然,关于这件事,除了隔壁某面瘫也瞧出些端倪以外,他对谁都没说——准确来讲是不能说。

  后来他被中华家众人集火逼问两人恋情,王嘉龙一脸淡定说粤少你就认命啦,带头质问的京爷叽里呱啦一大堆,相当简洁地表达了粤少居然瞒报以及他身为首都大人却没有第一时间知晓此事的不爽。

  粤少白眼一翻,往沙发上倒出一个葛优瘫,故意学着京腔,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2

  “阿粤,他俩到底怎么……咳,怎么在一起的?”

  “我说你们怎么都来凑热闹?!爱呢?!”粤少一个弹起,对着八卦群众摆出一副生无可恋脸。

  另一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代表是王嘉龙,做事不急不缓的他已经拿了啤酒和花生出来招呼众人,“都坐下啦,”又换了粤语转向他粤哥:“你仲有好多野要讲。(你还有好多东西要讲。)”

  “仔啊,我同你讲你甘样对我系唔岩噶,来来来快d收翻佢,或者你叫我一声爹地!(儿啊我跟你讲你这样对我是不对的,来来来快点儿给我收了,或者你喊我一声爹!)”

  “……▼_▼…………”面瘫脸嘉龙没理他,转过头又喝了口酒,对着其他人若无其事道,“哦对了,大佬在下面。”

  轰。这是其他人内心炸裂的声音。

  咣。这是粤少的杯子掉在了地上。

  屋里登时弥漫着难言的沉默,感觉再过上那么几秒,这片空间就要被某些东西挤爆了——到底还是京爷比较能镇得住场面,他咳了一声:“嘉龙啊,你,怎么知道的?”

  王嘉龙指了指一旁懵逼状的粤少,一脸无辜:“他咯。”然后又戳戳脖子和锁骨,一副“你们懂的啦”的表情。

  感受到众人投过来的玩味眼神,粤少咬牙切齿:老子什么时候成背锅侠了?!

  “反了,真是反了!”京爷咕噜咕噜先干为敬,“那小子居然敢在大哥身上盖章了!”

  津子横了他一眼。

  “哼!猪肉身上也是要盖章的——哇咳咳咳咳咳!”得,说错话了吧,被花生噎住了。

  看来说京爷镇得住场面还是欠考虑。

 

  “唉……”树洞粤捧着杯子,突然叹了口气。

 

已经喝得够多的京爷在最后吵着说阿粤你要是再敢耍我们我就带你吃麻辣香锅绝对不给你上酱香锅咋地咋地,湘姐白了一眼冷冷的插话说你们都图样,到底是心思细腻些,又问,阿粤你之前不是说他俩不容易?还冷战?搞什么?

  那天的所谓恋爱探讨座谈会以粤少口干舌燥嗓子发哑并控诉吃瓜群众为结束,讲了那么多,从追和被追、婉拒和被发卡到最后悄咪咪撒狗粮的曲折发展,倒是略去了很多一开始他发现两人关系变僵的那段。反正在一起就是在一起了他一个局外人也不好说什么是吧,就是老觉得心里不对味:你说,说好了感情事慢慢来、先不讲出去,可王濠镜你这臭小子在饭桌上各种腻歪把兄弟我给卖了不说,现在私聊我说“辛苦粤哥了^_^”是几个意思,啊?!

  粤少觉得很气,谈恋爱了不起了是吧,回想那天跟某人喝酒的场景,嘴上语气淡淡地说嗯是啊先生答应我了、镜片底下的眼神却是狡黠又暧昧,粤少更气了,他觉得自己现在还可以塞得下一大盘白斩鸡。

 

3

  话要是转回我们京爷这边就又有些不同了,他也不是不能或者不敢讨论,就是有件事他没法放下来——简单说来就是,他,还是不大相信自己大哥是下面那个。

  怎么可能是下面那个呢?!还有没有王法了?!

  但他也许不那么想见到的事还是摆在自己面前了。

  那天他和王耀一起坐飞机,王耀几乎睡了一路,秒睡,睡得特别沉,把眼罩拉下来就像陷入昏天黑地似的。京爷觉得不大对劲但还是要了毯子给他盖上,哪知手臂才刚碰上呢,王耀就迷迷糊糊发出几声梦呓,是京爷并不熟悉的粤语:“濠镜、做咩啊……呃比我训多阵……”

  卧了个大槽啊!手里的毯子差点滑落,某京一脸不可置信:那是啥,刚刚,刚刚那是在叫濠镜的名字吧?联想一下他一直在睡觉的事情……

  整个人都不好了。整个人都不能好了。

  真是失策,京爷想,要是录了音,待会下飞机还能连环call让阿粤给我翻译。

  不过他的担心一直持续到了坐上大巴的时候,因为王耀坐下即刻开始了补眠大业,好像什么都做不了唯有睡觉可以无缝对接。坐在他旁边的京爷能不急么,咱耀哥咋睡了那么久?到底哪儿不舒服啊?急吼吼地给王濠镜打了电话——摁下拨打的时候猛的福至心灵,对啊耀哥昨儿不就去濠镜那儿过夜的么——“王濠镜啊喂喂喂?喂耀哥一直在睡啊!飞机上睡车上继续睡啊!你昨晚干了什么啊他是不是不舒服啊你到底有没有让他睡觉的啊——唔!唔唔唔——”嘴被捂住,京爷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睡眼惺忪的王耀接过手机轻轻说句没事了再挂断,然后才懒洋洋地瞥过来:“我的首都大人啊,真想让所有人都听见啊?”

  京爷突然觉得自己怂了。

  同车的其他人表示什么都没听到。

  京爷绝望地捂脸,自己居然被啪啪打脸了,还火辣辣的疼,不是心疼,是眼睛疼那种。

 

  后来的某天京爷偶然想起这茬,抓起王嘉龙就问,哎我给你学一下啊,你说说耀哥讲的是啥意思。

  王嘉龙眉毛拧成一个诡异的疙瘩,内心戏在“我早跟你说耀哥在下面了吧就你不信现在打脸好玩吗”和“京哥你这粤语学得很别致啊我突然觉得我普通话也还不错”之间选择了简洁为上放大招:“总之就是,他们上垒了,打得还挺激烈。”

  在京爷愤怒的大喊“没想到那小子真是禽兽啊”之中,王嘉龙点开了王濠镜的头像,想了想又干脆点开了三人组的群聊,发言相当言简意赅:“不得了啊嗯?▼_▼”

  粤少大概又是秒懂了,怨念和无力感冲出屏幕一般:“注意身体……注意形象……”

  “不劳费心^_^”

  王嘉龙难得想打人。

  这边厢津子刚给京爷回了个“没有什么事是一个煎饼果子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个”表情包,那边厢粤少就又在群聊里冒了泡:“濠镜消停点啊……”

  文字泡噗地又冒出来一个:“京哥又来找我谈人生了………………啊啊啊啊王濠镜我顶你个肺啊唔好次次都系搵我跟手尾啦!”

  “哦,他在说,王濠镜,我去你大爷的,别每次都要我收拾烂摊子。”王嘉龙一字一句语气平淡地向凑过来看的京爷翻译。

  “所以说耀哥真的在下面。”京爷看着聊天记录,一脸悲痛,“回头找阿粤喝早茶,不宰你们一顿我意难平。”

  这回不仅是手机那一头的粤少,连王嘉龙都打了个喷嚏。

 

4

  很久之后这一对儿在一起的事情终于不算什么热门八卦,其实之前湾湾还带着几个女孩子跑去王濠镜那里血拼顺便再聊一点恋爱话题,正主自然没什么料好爆的,倒是两人间小小的日常互动可以说萌煞旁人,再配上点合情合理的脑补,那真是喝咖啡少放糖都觉得不是事儿的那种萌和甜。

  不过王嘉龙依然不想去王濠镜那边串门,因为他再不想遇到在那偶然留宿的大佬。

  隔壁粤少也依然不想接澳耀恋爱写作促进实则搞事会会长京爷的电话,一看到来电显示上的私人号码他就想直接挂断。

  后来他们在飞机上再次见证了王耀拉眼罩秒睡的经典场面,坐在旁边的京爷朝从洗手间出来的粤少各种使眼色,相当明确地表达了他化身为保护单身狗FFF团团长 “不是叫你多留心点嘛”、“这两人还能不能好了”、“王濠镜这臭小子当真蹬鼻子上脸啊我去”和“妈蛋老子墨镜哪儿去了啊烧烧烧叫你俩睡觉还牵手”的中心思想。

  粤少此刻真的很想翻一个惊天大白眼。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FIN.

评论
热度(78)
  1. 叶逢沐阿蓝 转载了此文字
    阿蓝

© 叶逢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