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赢了世界,却输给了国家

【all叶】基佬有两种,他们是不直接承认也不恐同的第三种。

悠悠堇:

叶基佬第二弹。

又是一篇死于屏蔽的。

 

***

 

叶修是个广义上的基佬,特别像死直男的基佬。

在把“你怎么看上去跟个gay似的”当成夸奖男人有品位懂搭配的当今社会,叶修整个人看上去都直直的,那蓬松且没发型的头发以及穿了好几年的T恤牛仔裤显得特别直。

想当初周泽楷刚出来的时候,有人酸道:“长成这样,肯定是个基佬。”

当时还特别有权威的叶秋前辈只看了一眼,就说:“他是直男。”虽然长得有点gay。

作为基佬,基佬叶的gay达还是挺精准的,基本上职业圈还是直男的天下,只不过以前是网瘾少年比较难找女朋友,现在是职业选手没空找女朋友,虽然商业模式上热爱炒CP圈粉,但真正是基佬的除了最不像基佬的基佬叶,也没谁了。

偏偏这基佬叶也不怎么掩饰自己的性向,基本上跟他熟的几个都知道他是基佬。

不过第六赛季出道的江波涛小朋友,一眼就让叶修给发现了:这是个小基佬。而小基佬江也一眼就发现了老基佬叶,两人在赛场上遇到的那眼神都透露着浓浓的gay气。只不过小基佬比较外露,老基佬比较内敛。

小基佬一旦注意到老基佬,就忍不住关注他除了比赛以外其他方面的事,然后有点走火入魔,被老基佬给吸引了。

平常没机会,等第八赛季老基佬来卖技能点了,小基佬琢磨着差不多是时候了,要是再不说,下次不知道叶秋要消失到什么时候。

江波涛从后门走,叫住离开的叶秋,隐晦地表示想跟他约,叶秋前辈懒懒一笑,笑得略骚,拒绝道:“太累。”作为一个基佬,无论是捅别人,还是被别人捅,都很累,叶修短时间内都很忙,没空没精力。

江波涛深表遗憾,但没有强求,最后捏了把老基佬的屁股满足一下空虚的内心。

最终情感爆发的基本点在于兴欣和轮回的第十赛季决赛,无浪和君莫笑的对垒让江波涛心潮澎湃,却没有找到出口,那场单人赛,是他人生中最难忘的一场,差点让他在比赛中硬了。

兴欣和轮回的第三场比赛结束后,江波涛难掩心中乱七八糟的感情,想跟基佬叶撩骚,然后基佬叶就退役了。

基本上来说,周泽楷可以看出江波涛以及叶修之间那种暗涌的小浪花,从叶修二次退役后江波涛那低落劲儿更让他确定,那时候他们还没从俱乐部撤走,是一起在新闻里看到的消息,当时周泽楷能明显感觉到身边的江波涛瞬间就僵直了。

“……会回来的。”

周泽楷不知如何安慰,只能拍了拍江波涛的后背,胡乱扯谎,但从根源上来讲,也是因为他冥冥之中觉得,叶修是会回来的。

果不其然,他在B市见到了叶修,那种遥远的亲切感让原本不喜多言的他也跟着嬉闹指责叶修的其他人说了句“就是”。

周泽楷没忘把这个消息告诉江波涛,江波涛回了他一个笑脸。

到了苏黎世,周泽楷发现了件事,叶修特别讨基佬喜欢,尤其是外国基佬。

他们才到了那儿三天,其他国家的选手就有四五个来约叶修have a date。

欧美人所谓的have a date基本意思就约等于make a love。

黄少天等人叹为观止,方锐摸不着头脑,上下打量正趴着玩游戏的叶修:“领队,你说你到底是哪里吸引男人了?”

“气质好吧。”叶修随口答道。

其他人的表情难以言喻,能够如此自然说出这种话的叶修不由给其他人一种:这是真的,他说的都对,的错觉。

对于队员心理状况很关心的轮回队长周泽楷觉得自己不能坐视不管,不能让外国的男人泡到叶修,他开始时时跟在叶修的身边,营造出一种他是叶修男朋友的假象,希望其他人知难而退。

但是看上去根本没用,还有人在他就在旁边的时候光明正大地约叶修。

叶修多聪明的人啊,一眼洞穿周泽楷的小心思,友善地提醒道:“是个gay都能看出你是直男,你别废劲儿了。”

周泽楷委屈,他明明表现得很gay了。

而其他人对周泽楷近期的表现很费解,方锐还特地来问叶修:“周泽楷是不是想追你啊?”

叶修看着文件,抽空分他一眼神:“你从哪儿看出来的?”

“哪儿哪儿都能看出来啊。”方锐拍胸脯,“他看你那眼神可不一般。”

叶修笑:“少扯了吧你,你还懂看眼神?你看我这眼神什么意思。”

叶修盯着方锐,看得方锐心跳有点加快,胡言乱语:“你爱我。”

“……我揍你还差不多。”叶修忍着朝他翻白眼的冲动,“基佬又不是只要男人都喜欢,难道你们异性恋逮路边看一异性都想上啊?”

“道理我都懂。”方锐忧心忡忡,“我就是怕我魅力太大了。”

叶修没说话,看方锐的眼神很慈悲,感觉上就是:你开心就好。

方锐不高兴了:“那你说我哪里不好,我作为一个男人难道没有魅力吗?”

叶修抬眼观赏了他三秒:“还行。估计三四十岁的喜欢你这款。虽然骨子里猥琐,但是表面看上去还行,挺阳光的。”

忽然被评为有一定年龄基础的叔叔喜欢的款,方锐心情十分复杂,挣扎道:“那你不是也快三十了吗。”

“那就四五十吧。”叶修调笑道,“你正好适合被包养。”

“……我跟你拼了!”方锐冲上去卡住叶修的脖子,羞愤难当,“你赔我的清白,我刚才忍不住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

“你管不住你的脑子,我能怎么办?”

周泽楷进训练室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叶修和方锐一起滚在旋转椅里的画面,方锐骑在叶修身上,两人姿势暧昧。

“你们在干嘛?”周泽楷问。

“我们这是日常的队内交流。”方锐可废劲儿,惊讶地发现自己居然被叶修制住了,“靠,原来在队里还有个老魏跟我一起搞你,没想到一个人搞还有点困难。周泽楷,来搭把手,我们二打一。”

周泽楷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还真去搭把手了,他锁住叶修的手,方锐去挠叶修的痒痒肉,叶修形象尽失,在椅子里扭来扭去,憋笑憋得脸都粉了,T恤皱巴巴地拧在他身上恰似咸菜。

周泽楷盯着叶修变得粉粉嫩的耳朵尖,稍微有点心动。他喜欢耳朵好看的人。

这时候吃完饭去买奶茶的楚云秀和苏沐橙携手走进来,看到搞在一起的三个人,都很镇静,一看就是经历过大场面的人,楚云秀提醒道:

“公共场合不要传播色情影像,而且还是现场直播,要判刑的。”

“哪里色情了?”方锐气喘吁吁,叶修这身板看上去薄弱,没想到一个人跟他搞还有点搞不过,他趴在叶修身上,和叶修贴在一起。

“哪里色情?”楚云秀咬着奶茶吸管,指道,“叶修的样子就很色情。”

方锐低头,看叶修脸颊泛红,T恤在挣扎中露出凹陷的锁骨,让他也莫名感觉有点害臊:“老叶你还骚得挺带感的。”

叶修一脚踹他裆上,不过没用力,但足够让方锐捂着裆跳到一边了。方锐觉得很受伤:“为什么就踹我一个,周泽楷他也参与了。”

“小周是被你逼迫的。”

“你还讲不讲道理了!他是主动的,你看他刚才捏你手腕捏得多紧啊。”

方锐怒指,“你一点都不爱我了吗,当初不是说我是你的真爱吗。果然男人的话就是不可信。”

“你的记忆出了差错。”叶修悠然道,“那话不是我说的,是雷霆的小姑娘说的。”

“不管。”方锐蛮不讲理,“反正我受伤了,你要负责。”

“哦,那你过来。”叶修朝他勾了勾手指,“哥哥帮你揉揉。”

“……”方锐支吾了一会儿,被调戏得面红耳赤,朝叶修竖了个中指就蹿出去了。

周泽楷还站在叶修身后,看着叶修的耳朵出神,鬼使神差地伸出手去揉了揉稍微有些肉感的耳垂,叶修“嗯”地叫了声,回头:“怎么了小周?”

“……”周泽楷好像才发现自己做了什么,摇了摇头示意没事,然后出门冷静去了。

晚上苏沐橙和楚云秀出去了,剩下一群男人一起度过无趣的夜生活,也没有性生活。

“要不看片儿吧。”黄少天不嫌事大,“在正式比赛开始前不是应该适当纾解自己的欲望吗。”——来自某次会议上叶修的提议。

叶修正在抽烟,表情略为享受,闻言看了黄少天一眼:“十几个人一起看片?”

“不行啊。”黄少天忽然想到,“不过老叶你看的类型应该跟我们不一样吧。”

“那就看GV。”方锐心血来潮,“我还没看过呢。”

直男唐昊和孙翔表示不想看,被黄少天前辈义正言辞地训导道:“身为队友,怎么能够这么不合群?”

“……”孙翔和唐昊被这蛮不讲理的逻辑给绕了进去,反而觉得好像自己真有哪里不对。

“老叶你网盘里应该有吧,找出来一起看呗。”

“你们是不是真的闲得没事做?”一直沉默旁观的叶修从身后抽出个文件夹,“那不如我们来开个会?”

“……”

近期对“开会”二字很过敏的青年男同胞们一见叶修真有开会的架势了,赶紧扑上去阻止,一个抢文件夹一个制住他双手的,在干苟且之事时相当有行动力。

“不看就不看嘛。”

“就是啊,干嘛一言不合就开会,有话不能好好说嘛。”

“你们也知道有话能好好说?”叶修哼笑了一声,“那你们倒是把我的手放开啊。”

“不放,你哼的这声太骚了。”黄少天捏着叶修的手腕,隔着薄薄的皮肤感觉到他的骨骼,“放开你你可能要犯罪。”

“你限制我人身自由就不算犯罪了?还能不能讲点道理?”

“跟你不需要讲道理。”方锐助力。

“方锐啊,我说你还打算回国吗?”叶修眯眼看他,“你觉得你这样儿回国还有得混吗?”

“难道你想把我扫地出门?”方锐一脸悲痛欲绝,“我们之间那些纯洁的爱情呢?”

“被我当成点心吃了。”

方锐嘻嘻笑,他们老叶竟然没有否认:“看来我们之间果然是有过爱情的。”

闹腾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叶修服了,打开自己的电脑给他们找片看。

“你看,我就说他肯定有资源,这个老色胚。”张佳乐一脸“老子就知道”的表情。

“你别以为你那些网盘里的小秘密我不知道。”叶修面不改色,“你以前还用我电脑登录过你百度云账号。”

张佳乐如遭雷劈,掰着手指算这他妈到底是多少年前发生的事了。

不出两分钟叶修就找了部口味比较清淡的钙片出来。

“你还真有啊。”黄少天不知道是什么心情,“我还以为你肯定从不看这种东西。”

他们老叶在他心里真的非常清纯,非常童贞。

“我都二十七了。”叶修点击播放,一堆英文字先跳出来,“又不是性冷淡,还不能有些性需求了?”

黄少天哼哼唧唧,略有意见,但不知如何表达,只能憋屈地看片。

一群直男和一个基佬看片能发生什么事?

啥都不能发生。

你还指望能发生点啥?

只是直男的价值观受到了严重的冲击。

叶修找的片子真的特别清新,两个穿着校服的亚洲男孩在镜头前亲亲抱抱做做爱,画面还略唯美,但那在镜头特写放大下的结合处看上去着实有点让人感受到冲击。

“看上去也太他妈痛了。”方锐感到自己要窒息了。

“是吗,你想象自己是被插入的一方?”叶修风淡云轻,正中红心。

“去你的。”方锐反驳,“我是在为你担心,你的屁股装不装得下那么大的鸡巴。”

“用不着你担心。”叶修呵呵一笑,把播放器关了。

“你试过了?”方锐试探道。

“没。”叶修很诚实。

“那你前面试过了。”

“也没。”

“那你不就是处男?”张佳乐插嘴,幸灾乐祸,“二十七岁的处男,很让人同情啊。”

“二十六岁的处男就很值得骄傲了?”

张佳乐被戳穿,强装镇定:“放屁,谁说我是处男了?”

“好好好,知道你在梦里破处了。”

“叶修你个贱人!”

张佳乐张牙舞爪地喊着“老子就用你来破处”扑过来,场面一时间十分失控,叶修差点连底裤都不剩一条,还是周泽楷解救了叶修。

原本对叶修光屁股的样子充满好奇的周泽楷,忽然想起自己原本的初衷是要保护江波涛的暗恋对象不被别人给搞了,些许的罪恶感让他伸出了援手。

简而言之,他也不是什么好人,还必须承受其他人针扎一般的视线,透露着“都怪你,差一点就能看到老叶的屁股了”的讯息。

所以一群直男对基佬的屁股那么感兴趣到底是为什么?

叶修提着裤子走出休息室,留下一群直男,内心忽然感到了谜样的空虚,并且对自己为何感到空虚十分不解,因此更加空虚。

“这就是没有性生活的直男的悲哀。”

回来拿U盘的叶修看着在长条沙发上一溜思考人生的直男,给出了详尽的人生指南。

“说得好像你是性生活丰富的基佬一样。”

孙翔嘟囔。

“你怎么知道我不丰富?”

“处男有什么好丰富的?”

“处男也有很多方式可以使性生活丰富。”

“好了,你们不要说了。”

张佳乐痛苦地捂住耳朵,“我不想听。”

“那你出去。”叶修拿了U盘,也准备离开了,“过两天还有比赛呢,你们别想有的没的,积压太多就自己打个飞机,别上黑车就成。”

对于这么直白跟他们谈论生理需要的叶修,其他人莫名脸红,黄少天凑上去问他:“那你打飞机的时候会摸自己后面吗?”

叶修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施施然离开,留下黄少天自己纠结他到底是会摸还是不会摸。

当然,基本上来说,当黄少天的脑子里出现这个问题的时候,他的直与弯,就不是他自己所能决定的了。

gay里gay气的直男国家队在对领队屁股的幻想中,在第一场八进四中打败了美国队,很好很强大,就是在赛后散场的时候,美国队里有个让部分人觉得眼熟的家伙。

“那人是不是吴雪峰?”黄少天扒着张佳乐问,他出道的时候吴雪峰已经退役了,但是他和叶修很早就熟起来了,所以依稀还能记得吴雪峰长啥样。

“好像是。”张佳乐看了好一会儿才敢认,这吴雪峰跟他们认识的那个差得有点多,怎么说呢,大概是气质问题,以前他们认识的吴雪峰是个看上去很温和的老好人,而现在这个正安慰在低泣的某美国队队员的男人充满着成熟男人的魅力。

刚才比完赛的中国队和美国队在选手通道里狭路相逢,挂着通行证的吴雪峰和似曾相识的故人面面相觑。

美国队的小队员很年轻,可能第一次参加这种大型赛事,哭得很伤心,长得清秀的男孩子在吴雪峰怀里显得特别脆弱。

叶修走在最后,拿着平板低着头,前面的骚动传到他这边花了十几秒,他一抬头,正好对上一双熟悉的眼睛。

“嗨。”叶修没有什么情绪波动,特别自然地跟吴雪峰打了个招呼,吴雪峰怀里的少年看了他一眼,又低头埋到吴雪峰怀里哭。

“队长,好久不见。”吴雪峰笑了,特别温暖和煦,叶修消受不起,往最高大的唐昊身后一躲。

唐昊忽然被他们领队依靠,瞬间觉得自己特别强大,顿时心生巨大的能量,特别用力地瞪了吴雪峰一眼。

当一个男人被别的男人依靠,第一反应不是用力拍他的背说“你神经病啊”,反而是觉得特别开心满足……不说了,唐昊同学自己慢慢感受吧。

“好久不见。”叶修扭着头,“你来苏黎世啦。”

“嗯,之前在美国。”吴雪峰用下巴指了指怀里的少年,“这是我的表弟。”

“哦。”

“等会儿聊聊吧。”吴雪峰轻轻把少年推给美国队的副队,径直走到叶修面前。

“我不要。”叶修没有看吴雪峰,语气和缓,态度强硬。

“你们住的酒店对面的咖啡厅,我等你。”吴雪峰自顾自地说着,把叶修一撮调皮的头发撩到他耳后。

一直盯着叶修的某些人发觉,叶修瑟缩了一下。

回程的路上,坐上大巴,憋不住话的方锐忍不住问了:“老叶,你跟吴雪峰之间的气氛怎么阴阳怪气的。”

叶修看着窗外:“这主要是我的问题吧。”

“什么问题?”坐在他身边的喻文州凝视着他的侧脸。

叶修哂笑了一下:“我以前想跟他处对象,被他拒绝了,心怀不满,积怨成疾。”

“这词是这么用的嘛你这个文盲。”黄少天心情复杂地咕哝,胡言乱语地安慰,“那你跟个直男告白被拒绝了,也别太在意,说不定还有别的直男一不小心就喜欢你了。

“况且这事儿也过去那么多年了……”

叶修耸耸肩:

“他是基佬,就是有点恐同。”

吴雪峰退役的那天,叶修忍不住对他表白,他们平时那些亲昵的动作,暧昧的眼神,腻死人的对话根本骗不了人,吴雪峰绝对喜欢叶修。

但是吴雪峰面对叶修勇敢无畏的喜欢,只是说了:“队长,我想从今天开始回到正轨。”

从这句话推断,这三年被他断论为误入歧途。

“哦。”

叶修面无表情,转身离开的步子迈得有些凌乱,险些扯到蛋。

 

车厢里的气氛更奇怪,楚云秀打破沉默:“太他妈可惜了,要是你能跟女的在一起,我早就泡你了。”

“呵呵。”叶修笑道,“我也觉得,可惜了。”

气氛有所好转,其他人看着叶修的侧脸,刻意大声说话,讨论夜宵去吃什么庆祝一下。

一群人挤在中华料理店里埋汰国外的中国菜怎么这么难吃,黄少天不断给叶修抖包袱讲段子,一点都不好笑,只招来叶修无语的表情。

但他还是乐此不疲。

特别严肃正经的张新杰和王杰希被楚云秀陷害着唱因为爱情,居然接受了。

唱的时候全程肃穆,不像是在唱情歌,疑似是殡仪馆播放的哀乐。

水过三巡,大家都特别亢奋,喝碳酸饮料快喝醉了。

“老叶,你有没有掰弯过直男啊。”黄少天和方锐一人一边趴在叶修肩头,“你们基佬会喜欢上直男吗?”

“直男哪有那么容易掰弯。”叶修道,“你们难道在微博上看了什么奇怪的小故事吗,那都是骗人的。”

“也不一定啊,万一不小心就掰弯了呢。”黄少天不依不饶。

“就是就是。”方锐应和。

“你傻啊。我叫你一声,你敢硬吗?”叶修笑骂道。

“你叫我老公我就硬给你看。”黄少天洋洋得意。

“哦,老公。”叶修无所谓,喝得多了,碳酸上脑,语言比身体狂放。

黄少天捂着鼻子:“诶。那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太奸诈了黄少天。”方锐后悔莫及,“那老叶,你叫我声哥哥吧,我礼貌性地硬一下。”

叶修笑着让他滚。

回程的路上,叶修坐在周泽楷的旁边,不小心靠着他的肩膀睡着了,周泽楷盯着叶修丰润略带水光的嘴唇,心里默默对江波涛说了声抱歉。

酒店对面的咖啡店,直到打烊吴雪峰也没有等到他心心念念的小队长,有些自嘲地笑了,他在关闭的店门前等了一会儿又走到角落潜伏,然后看到叶修被一群人簇拥着走进了酒店。

吴雪峰有些释然,也有些无奈。

珍贵的东西不会永远留在原地直到他做好准备了回去找它。

叶修最终还是忍不住朝咖啡店看了一眼,没有看到人。

喻文州把叶修的头掰回来:“看什么呢。”

“没什么。”叶修笑了笑。

“老叶,我昨天找到了一部GV特别好看,等会儿来我房间我们一起看呗。”方锐朝叶修暧昧地眨了眨眼。

“孤男寡佬一起看GV这种事我是不会允许的。”

“干嘛要你允许,我跟老叶一起关你毛事啊黄少天。”

“不管,我就要一起。”

“那也加我一个好了。”

“……”叶修无奈,“你们这样让我很难做啊,又不是基佬,干嘛老是看GV,传出去倒像是我把你们带gay了一样。”

“……可不是嘛。”

基佬的第三种,大概就是遇上了一个特别有魅力的基佬,体内潜藏的基佬本能被唤醒了吧。

 

 

***

 

以前有人看着标题问我为啥基佬会恐同……这个……恐同即深柜这话我以为人尽皆知,没想到还有清纯小可爱不造(。)我就说一下。

评论
热度(3423)
  1. 雅痞y枭锋 转载了此文字

© 叶逢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