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乔】White Blood(6-7)

江国无浪

*全职高手同人文王杰希X乔一帆

*架空ABO 刑警队长王X心理疏导师乔

*真·王乔专场   粗长的8K…..

*为了突入发情期而急速发展并OOC的剧情

前文:(1-2)   (3)   (4-5)

 

 

(6)

晴天惹人恼,阳光从来不知道被照耀的人的疲倦,十月的秋老虎正猛,乔一帆累到连打瞌睡的力气都没了,趁下一个预约者走进来之前,赶紧趁机萎靡一会儿,趴在桌子上把头埋在双臂之间,就算拉上了百叶窗热度还是会透过玻璃照进来,令人烦躁。

 

入职三个月之后的工作变动是乔一帆没有想到的。心理疏导师是微草警局新设立的岗位,但他没有想到除了他以外只有两个人签的是一样的两年合同,剩下的疏导师都没有再续约。于是原来一个部门一个疏导师的轻松日子一去不复返,除了现在的刑事重案组,乔一帆还要负责Du品调查科,经济犯罪科,鉴证科和预防犯罪科警员的心理健康。虽然涨了工资还多了个休息日还有了助手和自己的办公室,但还是觉得负担有些重。

 

乔一帆觉得警局过于重用他这个刚大学毕业的学生了,况且警局在录用任何人之前必然会做详细的背景调查,自己的家事必然上司和局里都是有所了解的。向王杰希表示了一下类似的疑惑,没想到那人却笑着说“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他也就安心的全力以赴工作着。

 

因为两个人住隔壁的关系,乔一帆对王杰希的了解除了工作上的交集还多了那么一点点。虽然队长在工作上非常的细心一丝不苟,生活方面却不那么细致。也可能正是因为专注于工作,才疏忽了生活吧。有时候乔一帆正在厨房忙活,门铃响了,王杰希尴尬的表示自己家的酱油/醋/胡椒用完了,能不能借一下乔一帆的用一下。计划总有百密一疏,何况是人呢?

刑事重案组除了特殊时期从来不加班,也是为了各位的健康。这点确实要比其他部门要人性化很多,可这个督促他人健康的人偏偏照顾不好自己。虽然队内的其他人不加班,但是王杰希本人却经常加班加点,也有一部分原因是王杰希从不把工作带回家中,甚至有时候连晚饭也顾不上。乔一帆从来没有撞见王杰希喝酒,但是家中也总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酒味,他也只好假装不知道。

 

 

某种方面上来说,王队真是严于待人,宽以律己。

王杰希在工作和带队方面是一个近乎完美的人,除了判断力和洞察力,武力值也不低。完美的令人憧憬,有时候他也会想,要是自己能成为这样的人就好了。

 

乔一帆从小细胳膊细腿,纤细的不行,这样的自己恐怕是枪都驾驭不住。

大学时期的他曾经被alpha学姐表白,那时候的乔一帆有些愣。他看着学姐,非常认真的说:“抱歉学姐,我不能答应你。我性别还未分化,以后可能保护不了你。”

 

学姐被他逗笑了,看他的眼神像是看着一个小兔子。“一帆我可以保护你呀?”

 

大学的种种遭遇和长期以来的自我认知让他明白,虽然他渴望保护别人,但从身材上就能看出来,他不是omega,也顶多是个beta。如果可以真希望性别分化不要来到,让他像一个闻得到味道的beta一样一直活下去就好。

 

和王杰希相处久了,他产生了一些从未想过的想法。

 

-------我要是alpha就好了,如果我能像他一样优秀就好了。

-------好想和他并肩,好想替他分担些什么。

-------我不想拖累他。

 

可是王杰希不曾依赖过他,从来没有找他做过心理疏导。乔一帆想,像他这样多年从事刑警工作的人,心上一定有很重的负担和过去吧。他经历过什么呢?为什么….明明就在一个办公室,帮助你分担心里的痛苦也是我的工作,你却从来不找我呢?

 

毕竟没有找上门来的心理疏导,作为邻居的乔一帆还很担心王杰希的身体健康。时间久了,乔一帆小心翼翼的表示:‘’队长,你是整个团队的支柱,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的健康啊。不吃晚饭对身体不好的…..”

 

王杰希挑挑眉,乔一帆赶紧把头低下了。自己说话可能逾越了吧,管闲事在成人的世界里可是非常招人厌恶的……

 

“那以后小乔你陪我一起吃晚饭吧。”

 

“诶?啊…….好。”被这样的邀请乔一帆自然是无法拒绝。也有人说过,两个人在一起才叫吃饭,一个人吃的那叫饲料。琢磨起晚饭吃什么的乔一帆,遗漏了心里刚刚闪过的一丝情绪。

 

--那一丝害怕逾越而招来反感的感觉,不想被王杰希讨厌的心情。

 

约定好一起吃晚饭后的几乎每一天,两个人都一起下班,一起去买菜,再一起回家。王杰希会拉住急着过马路的乔一帆一起慢慢的等红灯,买菜的时候发现乔一帆不光不喜欢胡萝卜,饮食上对牛肉过敏也是不能吃的。还有乔一帆的手,总是很凉。王杰希想,等到冬天来临,一定要给他买烤红薯来暖手。十月的时候两个人外加一个高英杰陪着乔一帆过了二十二岁的生日。也不知道他许下了什么样的生日愿望。

 

对于乔一帆工作之外的小动作-------调查他母亲案子的事情,他是知情的,也默许了。毕竟并没有影响到正常的工作,那个孩子必然是对这件事情执着无比,无论是谁经历了这样的事情恐怕都是难以释怀,只是…..希望他不要陷进去才好。

 

让两人真正熟悉起来的事情,是十一月份。王杰希为了保护人质被犯人袭击受伤。

那时候的B市早已经褪去了热度,天黑的也越来越早。那天乔一帆结束了工作,第二天休假,正打算回家。重案组的各位因为案件出了外勤,这一层除了他也只剩下邓复升在局里留守等待消息。这个案子怕是要收尾了,今晚上可能要连夜审讯。周烨柏已经回到岗位,紧张了这么久的众人也是可以放松一下了,至少王杰希可以睡个好觉了。乔一帆琢磨着应该做些什么饭,王杰希不挑食,喜欢偏辣的食物……急促的铃声打破了他的思绪,邓复升从座位上弹起来接了电话,接电话之前还一脸轻松地对他说“看来是抓到犯人要我们连夜审讯了。”

接了电话轻松的表情变得紧张起来:“什么?王队受伤了现在在医院?”

 

“好,好,我现在去医院。犯人你们带回来先审,王队我去照顾。”邓复升揉了揉眉心,穿上外套就打算出门。

 

没想到外面的受害者家属还在外面等着,不知道从哪里知道的犯人已经被逮捕的消息,看到邓复升出来就围了上来,邓复升一时间有些为难,不知道该优先哪边。

 

于是乔一帆就自告奋勇来到医院来照顾王杰希,让邓副队长安心的应付家属和媒体。

在医院包扎过伤口的王杰希爬在病房的床上,他自认为受伤不重,但是组里的人和医生都坚持要他留院观察一晚上,还要输液,可他实在觉得没有必要,局里面还有犯人他实在安心不下来。等乔一帆熬过了B市夜晚的大堵车赶到病房时,一瓶营养液已经输完了,推开门看到的就是裸着缠满着绷带的上半身的王杰希刚给自己拔了针想要偷跑。

 

王杰希看着来人有点懵,他没想到来的是乔一帆。乔一帆身上还带着外面空气的丝丝冷意,额头上出了不少汗,看来是跑着过来的,脸还有点红。

 

“队长你要去哪?”乔一帆把站起来的王杰希又轻轻摁回了病床上,却又像是故意回避着他的视线。看到他身上的绷带,小心翼翼的避开,又不小心碰到了王杰希裸露着的没受伤的皮肤。

 

他给病人倒了杯热水,放下了包就转身出去了。“我去叫医生来,队长你稍等一下。”

 

在医生的嘱咐和乔一帆的监督下,他还是留院观察了一天。出院前护士姐姐细心地教了乔一帆怎么换药换绷带,还嘱咐了很多生活饮食上需要注意的事项,一一记在小本子上。说罢还对病床上躺着的王杰希调笑道:“你的小男朋友对你真好。”

 

乔一帆涨红着脸还没来得及反驳,躺在病床上那位回了一句,“谢谢祝福。”

 

等护士小姐走之后,王杰希淡淡的解释道:“医院每天发生那么多生离死别争纷困扰,让这里工作的人有些美好的误会也没什么不好。”

 

乔一帆低着头,耳朵还微微发红。“还是希望队长少开这样的玩笑才好。”

 

王杰希揉了揉他的脑袋:“走吧,回家吧。”

 

小青年急急忙忙的收拾好东西,挽着王杰希没有受伤的另一侧回了两个人的公寓。

潜移默化的日常措辞也能给人带来细碎的幸福感,王杰希不急着戳破。

家,是多么美好的字眼呀。

 

 

在王杰希受伤的期间,乔一帆的的确确的感受让他到了家的“温暖”。除了两个人一起吃完晚饭之后乔一帆帮他擦拭伤口换药换绷带之外,饮食也是格外严格。甜辣都忌了,烟酒更是不能沾。

 

“这段时间麻烦你照顾我了。”王杰希也知道这人工作很忙,经常是楼层里最后一个走的人。也就午休的时候能和高英杰说说话,他不涉猎心理疏导方面的知识,但也能想象到乔一帆的精神压力。

 

“没有这回事,我还要谢谢前辈在我刚入职的时候帮我。”乔一帆用酒精轻轻地擦拭着伤口,伤口已经慢慢地结痂了。改称呼也是王杰希提出来的,毕竟乔一帆不是他的组员,叫队长有些奇怪。于是之后乔一帆便改叫王杰希“前辈”。换药的时候王杰希背对着自己,整个上半身都是裸着的。除了这次受的伤之外,他的后背也是伤痕累累。这毕竟是份高危职业,整日面对的都是社会上恶意最深的群体。

等乔一帆敷上新的药,又缠好绷带,扎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王杰希便起身穿上了上衣。乔一帆坐在地板上看着医疗箱发呆…….伤口愈合的比医生说的要慢。房间里的酒味一直都没有散去,喝酒真的对伤口愈合影响不好。

 

“一帆,怎么了?”

 

“前辈…..”乔一帆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说。“我希望你至少这段时间不要喝酒了。”

 

“.……我没有喝酒啊?”王杰希一脸真诚…

 

乔一帆低着头继续说,只当前辈是不好意思承认“我刚搬过来的时候其实就有闻到,前辈的房间和被子上都有酒的味道。虽然是黄酒,但是长期摄入酒精真的对身体不好……..现在前辈你受伤了,就不要喝酒了…….”

 

 

王杰希半天没回话,乔一帆坐在地板上越发觉得尴尬。作为同事也好后辈也好说这么多可能真的是多管闲事了,自己还戳破了前辈一直隐藏的的习惯…..

 

乔一帆站起来不敢看向王杰希,赶紧向门走去

 

“前辈很晚了我先回去了,明天我再来给你换药….”说着就要回去。

 

王杰希上前把人往后一拉,乔一帆没站稳要滑倒。王杰希右手托住了他的后脑,另一只手支在耳旁撑着身体,俯视着他。

 

乔一帆觉得房间里的酒香越来越浓郁,这样的姿势让他有些尴尬。感觉整个人都暴露在王杰希面前,让他有些腿软,王杰希看着他,眼神中带着些许诧异,语气像是疑问又像是肯定。

 

“你能闻到信息素的味道?”

 

 

----------诶?

 

 

(7)

那天的“地咚”在乔一帆结结巴巴的又解释了一遍自己性别未分化所以味道都能闻到,然后半疑惑半强迫的交换了彼此的备用钥匙后结束。

 

王杰希的解释是两人以后方便互相照应,这是在邻居之间非常常见的事情。乔一帆对王杰希岂止是百分之百的信任,傻乎乎的交换了。

 

那之后两人之间有些尴尬,这些尴尬也随着局里的通知而被忘却了----------

十二月初,局里让王杰希去H市开全国交流会,王杰希斟酌了一下决定带上高英杰,带他见见世面。这次交流会的话题之一就是是否在全国警局推行心理疏导,毕竟百年来警察这个职业,个人情绪都是自己想办法消化的,他们也不会主动去见心理医生进行疏导。警员的心理疏导在B市是全国首推,于是这次交流会也要带着乔一帆。

 

高英杰和乔一帆两个人倒是很兴奋,乔一帆是在H市上的大学,高英杰很遗憾从来没能来H市看望乔一帆,这次也算是能圆满一个遗憾。会议要开整整两天,紧接着的是周末,算上去程四天半不用上班,高英杰心里也是美滋滋。

 

乔一帆整理完简单的正装和会议要用的资料后,心里想的都是开完会的周末带前辈和英杰去吃什么。是老头油爆虾,还是杭州酒家?或者去吃花坊乌冬面?弄堂里会不会和他们的口味呢?

 

只是谁都没有想到,乔一帆就在这次出差中,性别分化了。

 

上飞机前的低烧可能就是前兆,只是会议重要,乔一帆戴着口罩在机场随便买了点感冒药就没再顾这些,坐在飞机上便开始无力的打瞌睡。王杰希让乔一帆靠着自己,摸了一下睡得迷糊的小青年的额头,只是低烧,叫空姐拿了个毯子给乔一帆盖上,出了汗就应该退烧了吧。

 

高英杰对于两人的举动没有太多想法,他大概是组里唯一一个知道王杰希和乔一帆是隔壁的人,偶尔王杰希会给他开小灶,讲一些案情梳理的思路,在王队的家里几乎每一次都会遇见一帆。虽然他也暗暗奇怪,王队的家不是在市郊么?怎么突然住公寓了呢?

 

到达酒店之后高英杰和王杰希一间,单间让给了生着病的乔一帆。乔一帆房间的房卡,王杰希自己留了一张,以防万一。不知道为什么,乔一帆的小生病让王杰希有种不祥的预感。

第二天乔一帆比两个人起的都早,在宾馆睡的不是很安稳,五点钟就穿好了西装强打起精神。自己这次不能辜负了局里对自己的期待,不能因为一点小病影响发挥。高英杰第一次看到好友穿西装也是十分新鲜,纯黑色的西装穿在乔一帆身上成熟气息加分不少,高英杰和王杰希的正装都是深蓝色,两个人向自己走来自带着一股alpha的气场,王杰希低下头给乔一帆整了整领带,最后一次让他们两个检查了一下自己应该带的资料之后,三个人就赶往了会议中心。

 

接下来两天高强度的会议,乔一帆也不得不强打起精神来应付。因为感冒药会让人打瞌睡,他也只好硬挺着不去吃药。

 

第二天的走廊外,乔一帆遇见了一个他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的人。

 

“叶前辈,你好。”叶秋曾经是嘉世市局的顶梁柱,而后独立出来投身了兴欣特别行动处。他在H市上大学时学校曾经请他做过临时教授,是鼎鼎有名的刑侦心理教科书。

 

“小乔啊,你现在在微草市局?”那人侧着身点了支烟,完全不顾会议全面禁烟的标识。

 

“恩,做心理疏导师。”

 

“负责犯人的还是疏导警员的?”

 

“诶?….. 当然是疏导警员的…..”负责犯人?是疏导犯人吗?

 

“在微草怎么样?”

 

“挺顺利的,谢谢叶前辈大学对我的指导,真的很有帮助。”

 

“叶秋”看了看乔一帆,一副不知道该不该讲的表情,最后还是开了口。

 

“小乔,你这样下去会被压垮的。”

 

乔一帆不由的颤抖了一下,长期低烧折磨让他的反应有点慢,最后只能迟缓的发出一个单音。

 

“诶?”压垮???叶秋前辈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他会被压垮…..

 

“叶秋”走过来,递给乔一帆一张名片,上面是他的联系方式。

 

“如果以后遇见了什么,可以找我。”

 

乔一帆接下名片,应了一声“谢谢前辈。”

 

过了一会问像是想起什么,低声说:“前辈,七年前的案子……”

 

“小乔,别着急。”  “叶秋”拍了拍乔一帆的肩膀。“那件事,得慢慢查。”

 

“.………好,谢谢前辈。”

 

乔一帆没有注意到,走廊另一端的人影。

 

会议顺利的结束了,警员心理疏导的工作正式被认可,并决定推广到每个二级以及二级以上的城市市局。乔一帆强忍着头疼总觉得熬到头了,会议室里的气味太乱也太有压迫感,决策就决策为何要互飙信息素,少数群体真是没有人权。

 

他晕乎乎的掏出了手机,给王杰希和高英杰发短信,说晚饭不吃了他先回酒店休息了。从会议中心回到宾馆这一路他都觉得脚步虚浮,明明是水泥地却好像踩在棉花糖上。周围的声音被放大了无数倍,摇摇晃晃好像能听见水流淌的声音,乔一帆不禁自嘲,这难道就是晃一晃脑子听一听大海的声音?

 

进房间,松了松领带,脱掉西装外套,开暖气,吃感冒药。比头疼更沉重的疲惫和困倦袭来,乔一帆钻进被子蜷成一团,祈祷睡一觉明天就好了,明天要带着前辈和英杰去西湖,去吃老头油爆虾,还要带他们去自己的学校看一看…….

 

他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一个梦,他梦见了十五岁那天,本来是一如既往的秋日下午,秋高气爽,云彩飘得高高的,像是带着希望。他推开了家门,血流到处都是,染红了茶几的一角,有些已经凝固成了黑色,像是血色的沼泽,自己的母亲就躺在沼泽的中央慢慢的向下陷落,他冲过向想要拉住母亲的手。他的母亲推开了他,胸口的血流淌个不停,她说“一帆对不起,一帆,妈妈对不起你。” 有谁拉住了他,不知道是梦里的,还是十五岁那年真实发生的,把他带向一个温暖的怀抱,和他双手十指紧扣。

 

 云彩铺成了阶梯,一步一步通往太阳。好热,真的好热………太阳的周围飞着好几个小精灵,唧唧喳喳的还敲锣打鼓,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为什么不能安静一会呢?这不是他的梦吗?为什么他连梦都没有办法主宰了呢?太阳的光好冰冷,我想醒来…….

 

 

他睁开双眼后,映入眼帘的是陌生的天花板和晃眼的白炽灯,有些刺鼻的消毒水味告诉他这里是医院....他来到医院了,是前辈和英杰他们送他过来的吗?

 

他床边一个人也没有,前辈人呢….英杰人呢……为什么被子这么沉…他掀开被子,想要下床却站不稳直接跪在了地上,终于感觉到手上传来一阵疼痛。原来他还挂着吊针啊,刚刚的动作直接滚针了,他颤颤巍巍的直接拔掉了针,扶着床侧想要再站起来,却被眼前的一个标签抓走了所有的注意力。

 

“乔一帆,男,omega。性别分化激素沉积失衡……”

后面的诊断他都看不清了,因为第一行占据了他所有的精神。乔一帆,男,omega。

 

王杰希进房间就看到那人跪坐在地上,看着自己的名字发呆。王杰希赶紧跑过去把人抱起来放在床上,还有血从左手的血管缓缓流出来,乔一帆拔了针之后根本没有压住针口,刚刚性别分化身体性能下降,血凝能力本来就差,一时间王杰希有些手忙脚乱,慌张的用棉花按住流血的地方,按了呼叫铃叫来了医生。方才医生还说说最好还是要瞒着乔一帆一段时间,这下可好,这孩子一醒来就全都知道了。

 

躺在床上的乔一帆只是偶尔眨眨眼,像一个没有生气的娃娃,连眼泪都没有掉。护士在右手重新扎了针挂上了营养液,乔一帆坐起来任由医生检查,一点也不反抗。

 

可王杰希知道,这是一种无声的绝望。

抬起一直压着的棉花看了看,乔一帆的左手已经不再流血,但因为滚针肿起了一个包,紫色一片。他的手很冷,手心全是汗,王杰希便给他重新盖好了被子,放软声音说道,“我马上就回来。”

 

乔一帆躺在床上,一时间有点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在周围的人一个接一个的分化之后,又过了好几年,他有足够的时间去设想…..

他曾经以为自己做好了分化成任何性别的准备。

可为什么偏偏是omega呢?

 

在他步入社会这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除了想要查清七年前的案子之外,他发觉,自己想变得更加强大,这种贪心的想法终于在此刻被击碎。Omega要怎样,他会被容许持枪吗?会有人教omega格斗吗?会有人让omega成为警察吗………..

 

他想成为那个人的力量,性别未分化前,那人都从未向自己倾吐过半分困扰,如今自己成了omega…..我究竟能成为谁的力量?可能连自己母亲的案子都无法再涉足,遇见alpha的咨询者都可能会被压制,当然….当然还有发情期……

 

乔一帆咬住自己的嘴唇,努力不哭出声。他不可以被压垮,还有那么多事情要做,他不想成为omega,如果终究要成为omega为什么要到现在才分化呢?为什么他要在拥有了执念和憧憬之后再被打到这个冰冷的现实中呢?

 

 

不知道过了多久,王杰希拿着好几张化验单回到了他旁边。

他侧过头,他现在不想看到王杰希,不想看见任何人的怜悯和居高临下。

 

可那人轻轻地扳过他的脸,强迫两人眼神交汇。

 

“一帆,你听我说,我会娶你。”

这句话像是一道惊雷炸在乔一帆的耳边,王杰希手上的化验单是两个人信息素的匹配率,匹配率高达百分之八十六。乔一帆依稀记得,觉醒之后信息会迅速入库,系统就近筛查匹配,匹配率达到60%就需要在18个月内达成婚姻关系…… 

“结婚的话,你就可以继续在微草工作……有了标记也不会影响你的心理疏导……”

 

我不想要依附他,我不想要依靠他。

他咬紧了自己的嘴唇,眼泪还是掉了下来。

为什么盖了这么多被子还是这么冷,手臂还在不住的颤抖。

 

 

比起婚姻家庭还有标记,我想要他认可我。

我最想要的偏偏是,可能再也得不到的平等认可了。

 

 

 

可为什么呢?

可为什么我无法拒绝,无法拒绝他的求婚呢。

 

 

 

 

 

 

 

======================================TBC=====================================

 

作者语:下一更就能写发情期了,耍流氓耍了一万八,终于要开始写肉啦!!!!!(苍蝇搓手.jpg终于写出了最想写的场景之一!!流泪崩溃的小乔和认真求婚的大眼就是我写这个文的初衷啊!!!后面就能写一些疑似谈恋爱的场景了…为什么他们的西装不是绿色的….因为我淘宝了一下真的….没看到好看的QAQ上一个穿绿色西装的人在FGO里变成了魔神柱

警局的部门参考了香港警察:“刑事侦缉处(CID)、凶杀调查科、有组织罪案调查科,三合会调查科、特别罪案调查科、刑事情报科、商业罪案调查科、毒品调查科、刑事纪录科、鉴证科、军火及枪械鉴证科、国际刑警科、防止罪案科、化验室、警犬队、警察机动部队(PTU)、辅警队、警察训练学校、侦缉训练学校、水警训练学校、警察训练科。”老王他们就属于CID,叫刑事重案组是我记性不好 

这个文以后肯定要大修大改,删减一些没必要的情节之类的,觉得无聊的可以等几个月发网盘…..(老鹿叼烟.jpg)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喜欢请一定要告诉我。w


评论
热度(102)

© 叶逢沐(๑•̀ㅂ•́)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