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下) 无肉版,肉走微博

爱咖啡的猫

“哼哼哼哼~”哼着不知哪个年代的民谣小调,三日月非常悠哉地漫步在本丸一隅,成片的竹子因为过于茂密,并不得人问津,倒是他无意间找着一条小路,发现竹林中竟有一湾不小的池水,无风却不时荡起些波纹。

他找了一处水边的青石坐下,看着原本跟在身后的小尾巴们撒欢地跑到水边玩,玩笑般的叮嘱,“小心被金鱼吃掉哟。”

像是附和他的话似的,椭圆的身影拖着珍珠红的鱼尾从水中跃出,滑出优美的弧度后嘭地激起一阵水花。三日月挑挑眉,没想到还真有啊。他饶有兴致地等待了片刻,随着一片竹叶飘落水面,又一只金鱼跃了出来。

竹叶也好,枯枝也好,水波粼粼了一阵也好,漂亮的金鱼都会跳出来。三日月不由好笑,玩心大起地伸手去碰那漾着余波的水面。

没有碰到,被人扯着背后的衣服拉成仰倒,有力的双臂环过胸前,下巴搁在肩窝上、传来闷闷的声,“水里的月亮是碰不到的,大人不都该知道吗。”

“哈哈,所以富有童心是件好事呢。”即使骤然失去重心,三日月看上去也没有半点紧张的意思,任由身后的人将他锁进怀里。

“孩童的呓语虽然有趣,终究不过是漂亮的梦话罢了。”不复从前无奈夹着温柔的点头,带点俏皮的话语被冷冷的呛了回来。

三日月愣了一下,因为身体被箍得紧紧的,只好就着被抱在怀里的姿势抬手去触摸肩上的脸颊,“发生什么了吗,御前大人?”

手被捉住。同样是握剑的结着薄茧的手指从外侧包笼过来,一根根地将白润的指腹揣摩到发热,“现在。。。非常的生气,所以三日月殿最好不要说话。”

“原因也不可以问吗?。。。我会害怕的哦。”惯常温和的人生气起来显得特别恐怖,不过要是乖乖闭嘴岂不堕了天下五剑的名头?

“您真的知道‘害怕’这个词怎么写吗?”耳边传来若有若无的、带着苦笑的叹息。

“我,过去什么的都不记得。。。丝毫不了解您心中所想,对您的行为也毫无头绪。即使是这样,却被您放纵,产生了太多的野望。。。已经到了如果不能实现的话,如果您突然消失的话,会感到愤怒难抑,理性什么的全部抛之脑后,大概。。。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

“哦(二声)。。。比如怎样的事呢?”明明是极度危险的宣告,为何会感到愉悦的电流沿着脊椎行走,因为字里行间满溢的占有欲而兴奋的颤栗。。。三日月想,大概他也不太正常吧。

一场月下的狩猎,莫名变成了猎物不停挑逗着猎手的微妙状态。一期一振忍不住往近在咫尺的脆弱颈侧印上齿痕,警告某个毫无自觉的受困者,结果换来的却是弱弱的鼻音和其后肆无忌惮的轻笑。

“比如。。。找过来的时候,是想不给您任何说话的机会,直接带回去关起来,惩罚您,让您深刻的反省反省的。”结果远远看到那抹宝蓝色的身影就要滑入水中的样子,心里的怒火都吓没了一半。

三日月仿佛从他的郁卒中听出了未完的话语,笑得肩膀都在抖动,举起的袖子也掩不住嘴角弯起的弧度,“真是温柔啊,御前大人。”

“诚实是好事哟,听到了您的心声,不过。。。说的不太对呢。”美丽至极的太刀推开因惊讶而松动的臂膀,侧过身以手捧住眼前微凉的脸颊,让自己能直视那双鎏金的眼眸,“说着对我一无所知。。。这不是,很好的找到我了吗?”

气氛正好,似乎连吹过竹林沙沙作响的风都在催促着一个落在唇上的亲吻。。。如果不是围观者太堂而皇之的话。

“呗~”“呗~”“咻~”一排系着铃铛的小人作捧脸状,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两个姿势奇怪的人类(误)。

饶是某人修为极高,也挡不住对方有数量优势,脸颊微红的撇过头去坐正了,更别提某个只要弟弟们在场就规矩到连勾勾他的指尖都犹豫一二三四的人,发觉自己的剖白被全程围观,差不多已经处于僵硬状态。

‘果然剩下的全在这里了吗’回过神来的一期一振数了数,无奈的叹了口气,“三日月殿,这究竟是。。。”

“嗯。。。刃生漫长而无聊,所以需要一些常识之外的调剂?”被问道的人看着就不太认真的回答。

“请不要照搬鹤丸殿的恶作剧心得”,一期一振头疼地看着眼前毫无危机意识的人,“主殿的新年计划都被您弄得乱七八糟了,不好好解释的话,即使是三日月殿也会被讨厌的。”

“御前大人这是在担心吗?我很高兴哦。”就在一期一振以为自己的劝告又毫无效果时,那双含着新月的眼睛弯起又睁开,眉梢微挑间已经是另一幅神情,“不过确是应该回去了,不然就来不及了呢。”

就在一期一振满头雾水的时候,宝蓝色的身影已经熟络的抱起边上充当背景的小人,向着来时的方向款款而行。他快步追了上去,以自己都没发觉的凌厉眼神瞪了一眼直往三日月宽松的衣服里钻的捣蛋鬼们,强硬的拎了一大半过来。

“来不及。。。完全不能理解您在说什么啊。。。”

“嘛,暂时保密。”


宽敞的房间里,除了正在厨房做最后准备的几人,余下都忙碌着用各式彩带和饰品将房间装点起来,因为搜索刀装花费了太多时间,本来被短刀包揽的工作只好动员全体了。

其中来来回回的少女虽然挂着笑脸,也配合着活跃气氛的说笑,任谁都能看出笑意中的心不在焉。更别提平时会不顾身份的怂恿短刀们一起溜进厨房偷吃的菜肴,今天明明从制作的内容到摆放都更加精美的像艺术品一样,却没有勾起丝毫的食欲。

这个状况。。。歌仙兼定感受着逐渐扩散的低气压,暗地里叹了口气,目光无意间扫过门口,正好看到某个失踪了一天的身影。

“哈哈,看样子赶上了,还好还好。”三日月一手拂开门上垂下的彩带,歌仙见他另一边的手上好像还小心地抱着什么东西,下意识的想去帮忙,结果吓了一跳,“这、这不是。。。”

“三日月桑!今天你又迷路到哪里去、了。。。啊!!”蹭蹭地跑过来的审神者,在看到宝蓝色袖子后面冒出来的一排小脑袋时,不由得惊叫起来。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啦”心情跟坐过山车似的少女都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只好眼巴巴地看着把一群小人放到矮桌上的三日月。其他付丧神也放下了手里的活,纷纷围了过来。

“这个嘛。。。”三日月从怀里取出了什么,笑得十分神秘,“不是主人您的愿望吗?”

懵懂地接过三日月手中的木牌,少女惊呼了一声,“啊、我的新年绘马。”刀剑们好奇的看过去,只见木板上绘画虽然称不上杰作,但却细致入微的把本丸的每个成员都包括了进去。

小雪中,似乎是远征归来的刀剑被在庭院里游戏,还有在房间内喝茶闲聊的同伴们迎接的场景,角落里还写着‘希望本丸全员一起过新年’的小字。

还没等少女从自己捉急的画技曝光了的脸红中恢复过来,矮桌上的小人们突然从桌沿上跳到她怀里,齐刷刷地跪坐抬头,一排黑豆眼结结实实地卖了个萌。

‘好、好可爱’被萌到的少女为了保持形象忍得整个人微微发抖,终是又好气又好笑的戳戳它们的脑袋,“不就是想一起过年吗,你、你们跑什么啊!”

“呗咻呗咻”头重脚轻被戳的各种坐不稳的刀装小人眼泪汪汪的说。

‘听、听不懂’少女眼神闪闪的望着眼前优雅微笑的太刀。

“嗯?啊。。。我也听不懂啊。”三日月十分无辜的说。可惜不止审神者,别的付丧神,连带少女怀里的刀装们都是一脸‘WUSO’的看着他。

“啊啦,我也不过是个付丧神哦。”三日月玩笑的拿袖子遮住脸,作受宠若惊状。

“三日月殿的话,总觉得有什么不可思议的力量也完全不奇怪呢。”人群中有人道出了心声。

刚走进来的一期一振看到的便是某人笑着打哈哈的场景,“我把他们也带过来了”,自然而然的坐到三日月身边,一期一振拎出两只早先被捕获的骑兵,还有锻刀室的刀匠小人和手入室的修理小人。

“嘛。。。虽然你们总花掉我幸幸苦苦攒的资源(重点盯刀匠),用的时间还超长(盯手入),还总是给我变绿的不变金的(盯刀装)。。。”少女嘟嘟囔囔的数落过去,直盯的每个小人都低头对手指,突然展开了一个大大咧咧的笑容,“陪我努力到现在,还真是谢谢你们了啊。”

“哦,说的不错嘛”“哈哈,不错不错”“说的好啊大将”“我去怎么有点感动了”伴着零零落落的掌声,刀剑们纷纷起哄,随即被炸毛的少女一阵追打。躲着、逃着、追着,谁被谁踩了脚,谁跟谁撞了头,顿时一片混乱。

三日月早在少女跳起来的瞬间就不动声色的退出战场中心,事不关己地看热闹,这才是新年会的气氛嘛。正想功成身退的老爷爷,冷不防撞进一双蜜金色的眼里。

“御前大人这样一直盯着,我会害羞的哦。”心里划过一丝不祥的预感,三日月嘴上说笑着,不自觉往后退了一步。

“虽然您经常做类似的动作,和人说话的时候却不会一直保持着。”一期一振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注意这点,但不妨碍他捉住三日月从刚刚开始一直挡住半张脸的袖子,坚定地拉了下来。

三日月想要躲开,可本来就靠在门边的他这时已无路可退。恰好一丝冷风从纸门间吹了进来,鼻子里顿时升起一股熟悉的痒意,三日月慌忙扯回自己的衣袖,猛地偏过头去。

“啊啾”小动物低鸣般的声音,没有在热闹的房间中引起丝毫注意,却逃不过近在眼前的人。一期一振不顾三日月的闪躲猛地按上他的额头,“你在发烧”手掌下的热度绝对过高了。

因为突然从外面回到暖和的和室里才会有这种错觉。。。想要这样狡辩的三日月在一期一振的注视下却只能眼神飘忽,冷不防被人牵着手拉出门外,然后膝盖一轻,视角突然九十度旋转。

被打横抱了起来。。。三日月呆了好久才反应过来,“居然从主殿特意准备的宴会上偷跑,很大罪的哦。”

“过后会去请罪的,现在我手上的才是最优先级的。”

明明一直不肯在两人之外的场合做任何亲密举动。。。三日月把头往紧贴着的怀里埋了埋,手也用力搂住了,“御前大人真是。。。说这种话是犯规的啊。。。”

怎么办,要感动哭了呢。

和室里不时传来少女诸如“打粉棒不许拿上桌!”“马不许在桌上跑!”之类的元气怒吼,似乎谁都没有发现。。。除了一只眼睛随时盯着哥哥的粟田口兄控组们。

“抱走了呢。。。”

“嗯,抱走了。”

“一会儿送料理盒过去吧。”

药研抬头望天,“多过一会儿再送吧。”


=========肉请去微博看完整版============

http://weibo.com/p/1001603888768473008223?from=page_100505_profile&wvr=6&mod=wenzhangmod

==================================


“您醒了吗”睁开眼睛的时候,耳边传来温柔的低语,“想吃东西吗?”

三日月困惑的眨了眨眼,才嗅到空气中温热的饭菜香味。想要坐起来,仅仅是表现出了这样的趋势,就被人整个连被子抱着靠到了怀里。身上传来清爽的感觉,被清理过了,衣服和被子也换了新的,三日月不由笑起来。

“您这样我可没法吃东西哦”,他动了动还被卷在被子里的手臂。

打开漆木饭盒的人毫不犹豫的将筷子抓在自己手里,喂食的目的不要太明显。明智的知道现在不接受反对意见的三日月,乖乖地吃掉了送到嘴边的一堆吉祥食物。

煮的很甜的黑豆(健康),小沙丁鱼(丰收),醋拌萝卜(喜庆),莲藕(悟),烧鲷鱼(财运),甚至还有盐腌的鲱鱼子(子孙)。三日月被塞的满嘴食物,只好用肩膀推了推背后的人。

好不容易咽完了,睡得神清气爽的人打趣起来,“没有荞麦面呢,已经过了零点了吗?”

“嗯,因为您睡得很熟,我连您的份一起吃掉了。”一期一振坦然的说。

似乎不像以前那么容易被逗了嘛,三日月歪了歪脑袋,再接再励,“做绘马的事也忘得一干二净咯?”

“这个嘛。。。”出人意料的,将食具收到一边的一期一振,拿出了一张薄薄的绘板,“刚刚从主殿手里得到了这个。”

顶着少女怀疑的目光含糊说明缺席原因的一期一振,在一声恍然大悟的惊呼后,就见少女飞奔回屋,抢过歌仙手中的毛笔,在一张绘马上涂改起来,然后气势惊人的将它拍到了自己的手心里。

“因为我准备了岁暮礼,所以你们也得给我回礼哦!只要按上面说的做就行了!”然后少女从等在一边的药研手里接过食盒塞到僵立的青年怀里,挥挥手绢示意走好不送。

“哈哈,原来是等着回礼呐,怪不得主殿会沮丧了一整天呢。”三日月笑得眼睛都眯成弯弯的弧。

“我觉得它和我本身的愿望很切合。。。所以可以用这个做新年绘马,向您许愿吗?”一期一振把木板向没有特别在意的人晃了晃。

三日月后知后觉的看过去,只见被墨汁胡乱抹掉的部分下面,新添上去的、龙飞凤舞的草书赫然写着:“赶紧去结婚!!!”

“。。。”

一期一振轻笑了声,将怀里裹得跟蛋卷一样的人抱起,拉开纸门坐下。“能在出阵归来的时候,见到您三指伏地行礼的样子,是我的野望之一呢。”他在一时无语的人耳畔说道,“能在新年的日出之前,给我答复吗?”

也许是相拥的怀抱太紧,也许是寒冷的夜已经过去,陷在一片温暖中的三日月抬头看向远方。

天边已是红霞初染。

==============End==================

愉快的爆字数

本来想玩‘金鱼的记忆只有七秒’这个梗的,不知为何没玩出来,放到下一篇吧。以及这是一篇话很多的肉,比较柴 抱歉了 笑)


评论
热度(124)
  1. 叶逢沐(๑•̀ㅂ•́)و✧爱咖啡的猫 转载了此文字
    爱咖啡的猫

© 叶逢沐(๑•̀ㅂ•́)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