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三日】君问归期未有期

马赛克碎片

·天下一振:我苏起来连我自己都怕。
一期一振:……你走。
天下一振:哦。
一期一振:啊?

·写打戏耗尽了我所有脑细胞
——————————————————————

(十三)
“一期哥,不要把我当小孩子啊!夜战这点小事对我来说没问题啦,你看,我好歹有这么高啊!”

后藤藤四郎踮起脚跟,抬起手擦过头顶比了比一期一振的肩膀,“你看你看,我都长到这里了!”

一期一振笑着摸了摸后藤翘起的头发,将踮着脚的弟弟按了下去,把一个金重步的刀装装进他的口袋里,细心地翻出了弟弟折进去的衣领。

“不行,后藤你才刚来不久,练度可是落后着呢,今晚和大家一起去三条大桥要格外小心才是。你们,要照顾好后藤啊。”

乱拍了拍胸脯,说到:“放心吧一期哥,包在我身上!”

“喂!我才不用弟弟们照顾啊!”后藤鼓起了脸,大声反驳到。

看着又闹成一团嘻嘻哈哈的弟弟们,一期一振身上的疲惫稍稍褪去。他摸了摸脖子,昨晚……被三条派的护短狂魔们拿刀抵着那里的触感犹存。

一期一振叹了口气。真是的,从那家伙出现开始,一切都变得越来越乱了,要是那家伙不在,就……

突然袖口被人轻轻拉了拉,一期一振低头,迎上了秋田有些犹豫的眼神。

“那个……一期哥。”秋田偷偷地指了指门外,转过头。一期一振顺着弟弟的目光向外看去,那个他现在最不想见到的身影正站在不远处……看到自己的脸却觉得厌烦,这种事也就只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吧。

天下一振静静地看着屋内闹腾的短刀们,眼里流露出一丝欣慰。看一期一振的视线转过来,他伸出右手,勾了勾食指,笑容里带上一抹挑衅。

一期一振脸上温柔的笑容立马淡了下去,他安慰地拍了拍秋田的手,对他说到:“没事,我出去一下,你们在屋里玩就好,不要乱跑。”

说罢,一期一振沉着脸走了出去,屋内的短刀们一个个停下了打闹,有些好奇地向外看去。

一期一振快步走到天下一振身前,盯着他的眼睛,皱了皱眉,“手入还未结束吧,三日月殿会允许你就这么跑出来?”

天下一振依依不舍地将视线从弟弟身上移开,微微抬起头看着一期一振,两人身高相同,这样的姿势使一期一振有种自己被俯视着的感觉。只听对方回应到:“这点小伤不算什么,夫人他出阵去了,这里有手合场吧,带我过去。”

“别用那种命令的语气和我说话。”一期一振面带不爽地应到,但还是转身,带着天下一振朝手合场走去。

终于要交手了吗……

一期一振走在前面,左手不自觉地抚摸着红黑相间的刀柄,金眸内犹豫与忌惮交替,最终都被一缕跃跃欲试的火焰替代。

就让我看看,过去的自己,究竟是什么实力。

一期一振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天下一振褪去了那挑衅的笑容,神色正有些复杂地看着自己。

一期一振推开手合场的门,里面空无一人。这个时间本丸内的刀该出阵的出阵,该远征的远征,大概没有人会无故跑来找人切磋吧。

两人走进屋内,天下一振四处望了望,大致估计好了场地的大小。他解下腰间的本体,将太刀缓缓抽出——刀身上仍残留一点未治愈的焦黑。

“喂,拔刀吧。”天下一振轻抚刀身,对一期一振说到,“上次被夫人的汤坏了事,这次你可就没那么幸运了。”

一期一振也抽出太刀,看到对方本体的伤,动作有些停顿,“你的伤……”

“要是痊愈,我也就没有和你交手的必要了。”天下一振的脸上露出轻蔑的笑,“你输得太惨,说什么也会丢我自己的面子。”

一期一振冷冷地盯着天下一振,摆出了备战的姿势,表情是前所未有的认真,“别太自信……那就、请你指教吧。”

两个模样几乎相同的付丧神持刀对峙着。天下一振慢悠悠地将本体在手中挽了个剑花,脸上挂着与一期一振完全不同的轻松笑容。突然,他的脚步变换,眨眼间便侵身至一期一振的身前,原本站立的地方留下了一道淡淡的虚影。太刀撕裂了空气,瞬间斩来。

好快!

一期一振心下一惊,长期作战的本能使他的身体立刻反应过来横刀抵挡,刀刃相接,一期一振的右臂被巨大的力量冲击得明显一弯,堪堪挡住了对方的第一击。

还未从巨大的震惊中反应过来,天下一振冷笑一声,刀光已换了个角度,如闪电般朝胸腹要害袭来。一期一振迅速抽身后退,想要将对方的刀尖朝一侧拨去,然而在刀身碰触之前天下一振便收住了刀势,变横劈为纵挑,向上猛地一划。来不及调整姿势,一期一振只能迅速后仰,冰冷的刀尖擦着鼻尖掠过,带起的劲风使脸上的皮肤隐隐作痛。一期一振瞳孔微缩,他左手撑地一个后翻,借反弹的力量向前猛冲,两把太刀相撞,隐约有火星闪现,刀刃厮磨,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一期一振眉头紧缩,他的双臂因刀身传来的巨大压力而微微颤动。

这种速度,这种力量,比自己以往交手过的任何一把刀都要强,而且……对方只是单手握刀。虽然招式和自己的相似,但却难以从动作中预测对方下一步的动作。

进入战斗状态的天下一振脸上的笑容有些邪异,金色的眼眸中因身为刀剑的战斗本能被满足而涌现出快意。他手臂施加了几分力度,将一期一振的本体不带丝毫妥协地向下压去,刀刃越来越接近一期一振的肩膀。

“怎么,凭这点本事,你就想担得起吉光的名号吗?”天下一振凑近了些,居高临下地与一期一振对视着。

“别小看人啊!吉光……可不是浪得虚名的!”一期一振咬紧牙关,猛地将快要压至肩膀的太刀弹开,趁对方还来不及收刀,才展开被压制了许久的攻势。每一次劈斩都带着比以往更为凌厉的气势,金铁交击之声不绝于耳。来自时空两端的刀剑碰撞,迸射的火星将付丧神好战的血性完全点燃。

手合场内两刀的交战已使那里变成了绝对的禁地,门外的几颗大树后面,因担心哥哥而自作主张跟出来的粟田口兄控联盟已经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不……不行!必须去阻止他们!”乱作势就要冲出,被一旁的厚猛地扯住了头发,“呀!疼疼疼……你快放手!”

“你不要命啦!”厚转而拉住乱的手腕,“就你这样的跑上去拉架,十个金重步都不够你碎的!”

“先冷静下来,一期哥他们不会这么没分寸的。”药研安慰地摸了摸吓得发抖的五虎退的头,沉着脸说到,“过去的那个一期哥……很强,一期哥还是处于下风。”

前田目不转睛地看着手合场内打作一团的两人,说到:“一期哥现在的招式都十分稳重,没想到过去是那样大开大阖……区别真的是太大了。”

突然,屋内有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传来,短刀们都呼吸一窒,担忧地朝屋内望去。

天下一振捕捉到了一期一振的一丝破绽,调整好力度便挥刀斩下。刀刃穿过了一期一振的身躯,却并未留下伤痕,只见一期一振一颤,迅速抽身后退与之拉开距离。半空中一个小小的金色圆球浮现,其中披甲跨马的小人露出痛苦的表情,小金球上出现了一道可怖的裂纹——再深一分,这个金重骑的刀装就要完全碎裂了。

天下一振露出好奇的表情,略带玩味地看向那个小球:“这就是带有灵力的刀装?倒真是个好东西呢。”

一期一振未回话,死死地盯着天下一振,不放过他任何一丝动作。虽说暂时拉开距离,但他的神经不敢有丝毫放松。虎口微微有些发麻,掌心渗出的汗水被手套吸干,一期一振握紧了刀柄,再次和对方战在一起。

不行……找不到破绽。

密集的刀光如交织的网笼罩而来,一期一振闪身躲避着,眉头紧缩。

“打的不行,躲得倒是挺快嘛。”天下一振说着,手上的动作没有丝毫停顿。一期一振觉得身体越来越沉,本体的多次碰撞,已经对付丧神的身体造成了影响。

冷静下来,一期一振吉光……你会有机会的。

那家伙只不过是过去的自己,没有什么好怕的。

而且,他和三日月殿那样亲密,就算是过去的自己,也……不可原谅。

太刀从死角斩来,无处躲闪,一期一振只能挥刀抵挡。然而因角度问题,相撞的并非刀刃,一期一振手中的太刀带着刺耳的声响划过了天下一振的刀身,那块因烧伤而残留的焦黑上出现了一道划痕。

右肩传来刺痛,天下一振神情猛的一变,右手瞬间失掉了所有的力气,原本紧握的太刀脱手,天下一振当机立断地以左手接住。

一期一振眼神一凛,抓住这个空隙转守为攻。太刀带着势不可挡的气势斩去,天下一振左手持刀匆匆抵挡,却因失力而被打歪。脖颈间一股劲风袭来,冰凉的刀刃闪着银光,在将要触及皮肤之时堪堪停住。一缕水蓝色的长发被斩断,轻飘飘地落在了地上。

一期一振大口喘息着,脸上露出了自再刃以来从未有过的狠厉。豆大的汗珠滴落,在深蓝布满划痕的军装上氤氲开。

天下一振停住动作,斜眼看着抵在颈间的那把太刀,刀身反射的光辉即使过了六百年也一样刺眼夺目。天下一振闭上眼睛,露出了一抹无奈而又欣慰的笑容。右肩仍隐隐作痛,他松开了左手,手中的太刀咣啷一声掉落在地。

“好吧,是我输了。”

“……不,”一期一振将刀从对方颈间移开,收回鞘中,脸上恢复了以往的平静,“我不是你的对手,输的人应该是我。还有,你的伤……”

“这点伤没关系,反正好没好已经无所谓了,之后还不是再要……”天下一振一脸无所谓地摆摆手,将太刀捡起,收回刀鞘,看着一期一振,原本眼中的敌意褪去,换上了满意的笑容,“真是……好久没这么过瘾了。”

一期一振看着对方,想起刚刚的比试,嘴角不禁上扬,“是的,痛快淋漓。”

两个长相一模一样的付丧神发表完感慨,尴尬的都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些什么。两人互相盯了一会儿,都不禁失笑。

一期一振恢复到了以往彬彬有礼的形象,躬身说到:“之前多有冒犯,请你不要介意。”

“哈哈哈,既然是对自己,就不要摆出这幅道歉的样子了!”天下一振笑着说到,解下太刀,用手在那焦痕处摩挲着。

“喂,我问你,”天下一振停下了动作,对一期一振问到,“父亲他最崇敬的刀工,你没有忘吧。”

一期一振眼帘垂了垂,掩住了眼中一闪而过的慌乱。

“怎么会忘呢,不就是……三条宗近吗,藤四郎之名,不也是来自那位大人吗。”

天下一振向后倚在了墙壁上,抬起头,目光有些放空,埋藏于记忆深处的片段在眼前一点一点浮现。天下一振开口,叹息般的语调仿佛从辽远的过去传来,带上一抹深沉的感慨:“没错,因为父亲的原因,我一直对那位大人所作的刀心生向往。能让父亲所钦佩的刀工,其作品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尤其是……”

天下一振顿了顿,脸上浮现出可以称作是幸福的笑容,吐出那个名字时,声音都不由自主地带上了温柔:“三条宗近的最高杰作——三日月宗近,据说是天下五剑中最美的一把。当时,我最大的愿望,便是想亲眼见见这把刀的付丧神了,倾慕之情,或许从听到他名号的那一刻就已经存在了吧。”

一期一振静静地听着,手紧紧的攥了起来。

没错,当时那期待的心情……我从未忘记。

“关于三日月的传闻,很多。如新月般美丽高贵的太刀……这是多么让人向往啊。我想,只要能让我见上一眼,只一眼,我也就满足了。”天下一振自嘲地笑了笑,问到:“怎么样,有没有觉得过去的自己挺傻的?”

一期一振未回话,只是静静听着。

天下一振继续说到:“当时,我听闻三日月宗近被献于丰臣秀吉,后又转为北政所所有。进到女子闺房内的刀,我想,我大概是没什么机会再见到他了,还是安心待在毛利家就好。然而之后发生的一切,现在想起来都像做梦一样。”

天下一振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呼出:“被来到毛利家的丰臣秀吉大人看中,然后就被告知要被献入丰臣家,成为那位大人的佩刀……然而这些都算不上什么。只是一直仰慕着、奢求仅见上一面就好的太刀,突然就和自己有了夫妻刀的名分,我当时,激动的都要从刀架上摔下来了。”

“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我真的很紧张……那时,我只敢远远地跟在他身后。说实话,夫人他迷路的本事还真是不赖,就那么几条小路,他还能左拐右拐绕出那么多花样来。”天下一振抬起手,愣愣地盯着自己的手掌,“那时,他停在樱花树下,待我凑近,看清他的脸,我已经……什么都无法思考了。空了几百年的内心被一朝填满,那种感觉是沾染再多的鲜血也无法比拟的。而且夫人他那时的表情……很寂寞,第一次,有弟弟们以外的刀能让我有怜惜的想法。”

“当时,我摘掉了他头上的花瓣。第一次见面,这样做可能有些失礼,但当时身体已经不听使唤了。”天下一振搓了搓食中二指,仿佛那里还夹着那片花瓣,“那时我就决定,我一定会好好对待他,我不会再让他的脸上露出那种表情,我一定会……登上刀剑至高的地位,那样才真正配的上夫人。”

一期一振静静地听着天下一振一点点说着自己那已丢失在火海中的过去,仿佛有根刺穿过了层层的犹豫,戳入了心底最柔软的部分。他猛然想起初来本丸的那晚,独自躲在后院的三日月,那闪烁着期待光芒的弦月,那以平静掩饰的话语,在知晓花瓣沾到头发上时,只是问到:

『……不帮我拿下来吗?』

本体被碰了两下,打断了一期一振的思绪。只见天下一振拿刀鞘戳了戳发呆的一期一振,刚刚陷入回忆时的温柔好像从未存在过,换上了十分认真的表情。

“在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想问了,你与夫人现在怎么会是现在这个样子?我坚信,就凭那场火,就凭这几百年的时光,未来的我是不可能把夫人完全抛弃的。”

一期一振呼吸一窒,像个犯了错的孩子把头低的更深了些,脑海里迅速闪过了几个借口,却都在吐出口之前被内心的挣扎绞得支离破碎。

天下一振见一期一振吞吞吐吐的样子,不耐烦地拿刀敲了敲对方的本体:“别这么婆婆妈妈的,我没有那么多时间看你发呆。”

不安地握紧了手,一期一振抬头,注视着过去的自己,脸上露出一抹苦涩,那被层层懦弱包裹的深埋于内心的思绪,一点点被吐露出来。

“你也看到了吧,我完全比不上你。记忆是缺失的,刀身是经历残破再刃的,实力也大不如从前。”一期一振抬手,扬起头,捂住了双眼,声音颤抖,“像我这样残缺不全的刀,又怎能配得上……”

砰——

一期一振的声音戛然而止,他弯下腰,痛苦地捂住了腹部。一旁收回拳头的天下一振面无表情,见一期一振蹲了下去,又是狠狠的一脚踢出。

门外的粟田口兄控联盟看到这一幕,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

一期一振被踢飞,后背狠狠撞到了墙上。还没能缓过神来,就被天下一振抓住衣领提了起来,按到了墙上。

“说实话我并不想看到自己挨揍的样子,可你……这算什么狗屁理由?”天下一振脸色阴沉的要滴出墨来,腰间的本体都因付丧神的愤怒而抖动着。

“你的名字是什么,告诉我。”

“咳、咳咳……你不是……明知故问吗……”

天下一振抓住衣领的手紧了紧,金眸内闪着锐利的光。他以不容拒绝的语气说到:“回答我的问题,你的名字是什么?”

一期一振觉得身体如散架一般剧痛,连呼吸都变得困难:“是……一期一振。”

“对啊,是一期一振。”凑近了些,在一期一振的耳边说到,“你是名刀工粟田口藤四郎吉光所做唯一太刀,丰臣秀吉大人的爱刀,是天下人之刀,是象征最高权势的刀剑,是大阪城之主,而且我听说,之后还成了皇室御物?就这样的你,难道还配不上三日月?”

一期一振呆呆的听着,脑海陷入一片空白。

“而且抛开那些虚名不谈,两人只要相爱就足够了吧!夫人他,已经被天下五剑这个名头压的太过疲惫了,一举一动都要小心谨慎,就算是悲伤的时候也会强装笑颜,你竟还对这种事情耿耿于怀。而且,你知道我为了落实夫妻刀这个名号费了多么大的心力吗?!”天下一振的声音已经带上了明显的愤怒,“我一个男性姿态的付丧神,成天往主上的正室房间跑,这种不成体统的事我做来是为了什么?啊?你倒好,一副可怜的样子,说什么’我配不上他‘,真是让人有……砍了你的冲动。”

因声音太大,门外的短刀们也听到了这话,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表情都有些诡异。

不小心……听到一期哥的黑历史了呢。

“呼……”天下一振长吁了一口气,暂且压下心中的愤怒,“我的意思,你明白了吗?”

一期一振低垂着头,将表情完全掩盖在头发的阴影下,许久才传来颤抖的声音:“……我明白了。”

天下一振眸色暗了暗,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大点声,我听不见。”

一期一振猛地抬起手,抓住了天下一振揪住自己衣领的手,向一旁狠狠的甩开。表情已完全不似过去的温吞,反而增添了几分狠厉,眼中是前所未有的决然,他盯着天下一振的双眼,一字一顿地回应到:“我说,我明白了。”

天下一振看了看自己被甩开的手嘴角上扬,无奈地摇了摇头:“哎,我也真是……罢了,你明白了就好。”天下一振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这样,我也能安心回去了。”

听到这话,一期一振突然愣住,瞪大了眼睛问到:“回去?回哪去?”

天下一振一手拍向一期一振的脸,让他后退了两步,带着笑意说到:“别用我的脸露出那么蠢的表情……你也说过的吧,我不属于这里。至于回去,”天下一振顿了顿,眼前又出现了那片无边无际的赤红,“当然是……回到那片火焰中去。”

“怎……怎么会……”

“不回去的话,那边的时空会乱掉。其实,还能再见到夫人,我已经很满足了。”天下一振望着屋外的天空,说到,“这里真的是个很神奇的地方,夫人在这里好好的生活着,那么多的弟弟们也能聚在一起。你们现在的主君……那个总是坏别人好事的小姑娘,很不错。”

天下一振转头看向一期一振,缓缓说到:“随露凋零,随露而逝,此即吾身。大阪一事,恍如梦中之梦……主上所说的话,你没有忘记吧。”

一期一振沉默了许久,点了点头,说到:“三日月殿出阵未归,你不留下和他道别吗?”

“呵,”天下一振轻笑一声,说到,“再看到他,我就走不了了。再说了,我离开,你不该高兴吗。”

“怎么可能高兴啊。”一期一振回答道,他偏了偏头,将心口莫名的酸涩压下,换上一抹强笑:

“……多谢。”

天下一振拍了拍一期一振的肩,两人腰间所佩的赤鞘太刀隔了六百年的时空,轻轻相撞。

天下一振走出门,小短刀们急忙把头缩回树后,一只小手伸出,把漏在外面的一只小老虎拉着尾巴拽了回去。

天下一振神色变得柔和,他回过头去,看着一期一振,挂上了那属于天下人之刀的张扬笑容。他开口,用平静的声音说到:“夫人,弟弟们,还有吉光之名……”

天下一振顿了顿,声音稍稍有些嘶哑。

“这些……就拜托你了。”

TBC


——————————————————————
这章略长,天下一振的戏份到此就结束了

文内粟田口吉光最崇敬的刀工之说,是过去看过一篇文章,说是一期的刀工原名粟田口吉光,出于对三条宗近的敬仰,取了他死后名号内的“藤四郎”三字加入自己的名字,就成了粟田口藤四郎吉光。(所以173点缘分从刀匠就结下啦!)

下章应该就要完结了,我是不是该考虑题目这个历史遗留问题了_(:з)∠)_

评论
热度(268)

© 叶逢沐(๑•̀ㅂ•́)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