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mmmm

【联耀】你说谁穿裙子?

萨尔茨堡

注意事项:

国象设,联耀向段子集。

一直以来都对国象设里王耀柔弱的皇后形象很疑惑,因为没记错的话国象里最强的棋子就是皇后了,所以心目里的王耀应该是撩开裙子冲上战场就开怼的样子(想象一下这个场面就觉得莫名激动怎么办)。大概就是这样的想法,所有的脑洞都来自平时玩国际象棋的实战。

祝食用愉快^^

1.【露中】战车&皇后

「小耀你来啦。」高个子的青年一脸笑眯眯的表情,悠闲地倚靠在水管上,仿佛混乱的战场和自己没有一点关系一样。

「我要是不来,难道要等你们打到明天吗?」被提及的对象一脸不满,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随机向前踏出一步,却差点被过长的裙摆绊倒在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该死的裙子!!!」伊万无语地看着王耀提着裙摆作仰天长啸状,小声提醒道:「注意形象啊小耀。」

「让它见鬼去吧!」今天第九次被裙子绊住的王耀禁不住抓狂了:「我就不明白了!凭什么你们都可以正常穿男服,只有我必须穿裙子!这该死的裙摆还这么长!我发誓今天早上在台阶上差点摔倒时阿尔弗雷德绝对在后面偷笑了!」

伊万撇过头去,但微微耸动的肩膀还是出卖了他此刻脸上的表情,这让王耀脸上的表情更加阴沉。为了避免亲爱的皇后一怒之下把头钗当凶器砸向自己,伊万赶忙调整好表情,扭回头来转移话题:「所以你就这么跑出来,我们伟大的国王陛下怎么办?」

「阿尔弗的话不用担心,有侍卫守在他身边。」王耀提起裙摆,无所谓的偏偏头,「现在的战况怎么样了?」

「啊……」伊万直起腰来环顾了一下四周,「前方的战事还比较胶着,弗朗和亚瑟在那边扛着。不过——」他冲敌军后方的位置轻轻抬了抬下巴,「我没估算错的话,敌人应该把主力都派上来了,后方正空虚着。」他侧过头来,冲王耀眨了眨眼,紫水晶般的眼睛在阳光折射下闪着湿漉漉的光芒,「要和万尼亚一起吗?」①

年轻的皇后没有说话,但白皙的脸上写满了跃跃欲试和志在必得。于是伊万笑起来,躬身向王耀伸出右手:「那么请当心裙摆,我亲爱的皇后殿下。」

2.【朝耀】骑士&皇后

「亚瑟,你还好吗?」远远听见王耀的喊声,亚瑟勉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把剑从敌方士兵的尸体上拔下来,再一抬头,声音的主人已经稳稳站在了跟前。

亚瑟:「......」

「这不公平!!!」他悲愤地说。

王耀费力的提着裙子,特理解地冲亚瑟点点头,「我懂,毕竟在同伴都能撒开大长腿满战场跑的时候自己却只能一步一步的往前挪,这种感觉特别憋屈。」他踢了踢裙摆,「就像我不得不穿着裙子上战场一样。」

亚瑟:「......」王耀你能不能闭嘴不说话!!!

帝国的骑士深吸了一口气,干脆摘下自己的头盔甩到一边,扬起下巴看着王耀,翠色的眼睛里满是挑衅:「猎物已经被逼到死角,皇后殿下要不要赏脸配合一下呢?看看到底谁才是穿裙子的那一个?」③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3.【仏耀】主教&皇后

战场上,双方的军队都一字排开,静静地等待着各自主帅冲锋的号令。

「我说,每次都是这种架势,哥哥我真的好无聊啊。」弗朗西斯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无视掉旁边亚瑟警告的眼神,把头往王耀那边靠了靠。

王耀无奈地看向他,「尊贵的主教大人,你怎么比我还沉不住气。要知道一会儿士兵们冲开阵型,你们就能去前线了,我还要和阿尔在后面坐镇好久呢。」

「嗯……」弗朗西斯低下头想了想,「到底是谁规定的冲锋时皇后要在后面坐镇来着?」

「……好像没有。」

「那么,让我们来尝试一下刺激点的体验吧~」弗朗西斯暧昧地凑到王耀耳边低语道,「想想看,开战伊始,己方的主教就带着年轻貌美的皇后冲进战场,这是多么浪漫的私奔啊~想必王都的剧院里也会乐于演绎,让观众们为这唯美又注定无果的背德爱情而叹息落泪……唔!」

王耀不动声色地收回掐在弗朗西斯右臂上的手,为弗朗西斯不着边际的遐想 果断划下句号,「听起来真棒,然后教会就有充足的理由把你弹劾下狱,阿尔都保不了你。」

「这都是因为爱情啊!」弗朗西斯叹息般的说着,用手细细抚摸着主教权杖,仿佛那是恋人的葇荑,「于万军之中与所爱之人单枪匹马取敌将首级,这样的经历,想必以后也不会再有。」③

冲锋的号角已经响起,王耀在兵卒振奋士气的呐喊声中看向弗朗西斯,那往日沐浴在圣光和信众祈祷声中的鸢尾色眼瞳里,此刻只倒映出他的身影。他握紧了缰绳,一切仿佛已经有了答案。

「神会宽恕的。」

4.【米耀】国王&皇后

「耀救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无视掉身后青年的惨叫声,王耀手起刀落砍翻对面的骑士,回身挑眉道「我亲爱的陛下,您就这么不中用吗?」

「Hero 我只是不擅长战斗而已!」金发蓝眼的国王手忙脚乱地捡起掉在尘土里的眼镜,气鼓鼓地抗议道,「你这是歧视!」

「耀,你明知道我不能像你们一样冲锋陷阵,连自保都困难,还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连侍卫都牺牲光了,刚才差一点就……」

王耀看着阿尔弗雷德,这位年轻的国王自登基以来,每一次战事必亲身谋划部署,明明因自幼体弱不能习武,但也力排众议亲自上战场指挥来稳定军心,甚至放弃了易位来保护自己,每一次取得的胜利都是对他实力最好的证明。④

想到这里,王耀心软下来,柔声安慰道:「是我失言了,请不要这样丧气,我们并没有忽视您。即使是在战场上杀敌,我也在时刻关注着您的安全,伊万他们也都在能及时赶来的范围内,所以请打起精神来。」

「那,」闷闷的鼻音响起,阿尔抬头可怜兮兮地问道:「你还走吗?」

「不走了不走了,我在这里保护您。」王耀持续软化中。

阿尔闻言立刻笑开,明朗的笑容硬是晃花了王耀的眼。王耀连忙别过头去假装巡视战场,没注意到阿尔一脚恶狠狠地踹开从自己身边偷袭过来的敌兵。

「滚开!离我的皇后远点!」

END

注释:

①出自【双车杀王】的变形,因为皇后和车一样可以走横直线,所以一后一车也可以做到。当对方的王独自在后方八排时,一人封锁七排,另一人在八排将杀。

②王耀嫌弃亚瑟动作慢出自国际象棋里骑士的走法(马走“日”),所以说“腿短”真不是黑亚瑟【。 两个人的配合出自【马象杀王】的变形,皇后和主教同理,大概就是把敌帅逼进死角,然后由皇后将杀骑士进行封锁。和骑士配合将杀感觉挺难的,反正我自己很少能做到啦。

③不知道具体叫啥,以前自己琢磨出来的,所以也找不到图示,大概就是开局后黑主教(法叔站的位置)和皇后先出阵,对方国王前面的小卒向前挪开后就由皇后直驱吃掉对方黑主教同时将杀,然后法叔站在王耀所在的同一条黑斜线上封锁敌方退路,体会一下。总之不懂的亲只要知道很帅气就行了,因为开局七步之内就把对方将死了,这时棋盘上双方的阵型都还没展开。不过大概也是我运气比较好,走的不是通常开局所以对方估计没想明白我要干啥......被将杀的时候一脸懵逼......

另外国象的场合里主教是站在皇后身边的人哦,另一边当然是国王~

④国王每次只能走一格嗯,大概是整个棋盘里最弱的(兵还可以升变呢),不过配合好的话也可以用来将杀对方。

易位:指【王车易位】,国象中保护国王的一种方法,前提是国王和战车都没有挪过位置。

------------------------------------

最后放一下国象设的同人图(P站ID=12057465),把亚瑟和王耀的位置互换一下才是国象的真实排位。另外想问一句,你们觉得哪对更撩呀?

评论
热度(471)

© 叶逢沐 | Powered by LOFTER